BL腐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天鹅在线阅读 - 醉酒小天鹅

醉酒小天鹅

    明明空气中弥漫着自己最为熟悉舒心的气味,但鹤漪却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略显华丽的水晶吊灯将面积偏大的客厅照的亮亮堂堂,令本来就难集中精神的人越发恍惚。

    “唔—”

    微凉的酸甜迸发在口腔之中,阮阮笑眯眯的把刚洗完的水果塞了一颗到鹤漪的嘴里,打断了他逐渐焦虑的状态。

    “车厘子甜不甜?”

    鹤漪点了点头,厚实的脆甜果实随着咀嚼不断的溢出汁水,最后剩下一颗小巧的核。

    阮阮一手端着水果一手伸到他面前,示意他可以直接把核吐自己的手掌里,鹤漪下意识的就要依照习惯接受阮阮的好意,却一抬头就发现沈诠正盯着他两看。

    着急忙慌的摆了摆手,扯了一张纸巾将嘴里都快含到没味了的核吐在里面。

    或许是之前的事情对鹤漪打击太大,不知觉中就让他有了一种只要沈诠找他吃饭就没啥好事的即视感。

    “我只是生性不爱笑。”

    没想到沈诠推了推眼镜,在鹤漪对面的沙发上落座,一改往日里肃谨的模样,熟悉的环境令他放松,温馨的灯光更是削弱了他的凌厉。

    “并不是对你们这些小情侣的动作有意见。”

    他靠在沙发上,目睹着鹤漪从进门到入座都快比沈阮阮的雕塑更僵硬,不由的叹了口气,如果这份矜持能分上龚珂一些就好了。

    “今天找你来吃饭,是因为过年的时候...因为一些意外,我们没聚成。”

    阮阮往嘴里丢着水果,想听听沈诠这人今天有什么打算。

    “选在家里是因为...”

    “因为有大事要宣布!”

    龚珂cao着她响亮的嗓音突然出现在沈诠坐着的沙发背后,接着用胳膊环住沈诠的肩膀。

    有些意外一向讨厌别人侵略自己社交安全距离的沈诠竟然默认了龚珂这一行为,并且像已经习惯似了的从阮阮手中拿过果盘放到了龚珂的手里。

    阮阮托腮笑了笑,手中把玩着鹤漪纤长的手指,狡黠的说着他俩还能有什么大事。

    “难不成你们要结婚啦?”

    玩笑话随着这两人微笑着不说话逐渐变得不好笑,阮阮微笑也僵在了嘴角。

    “真的假的...”

    “吃饭咯孩子们!”

    沈母把菜布好之后呼唤着坐在客厅各怀心思的四人,直到阮阮落座,麻木的跟着父母一同举杯庆祝才真的确认自家哥哥要和龚珂结婚不是玩笑。

    鹤漪知道这个消息令阮阮有些震惊,无暇顾及他第一次与阮阮的家人们见面,面对沈父沈母的热情招待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小漪啊,多吃一些哈,阮阮说了你吃不来重口味的我特地准备了一些蒸菜,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小漪,这是叔叔自己泡的酒,喝了不上头的,我们碰一杯呀。”

    鹤漪在一句又一句的盛情邀请之中渐渐放松下来,一边在心里细品这久违了的亲情包围,一边将碗里杯里的都喝干吃净,直到最后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才不好意思的摆手拒绝。

    沈诠吃饭的时候很斯文,却时刻关注着龚珂的动向,给她夹菜剔骨,还直接用纸巾帮她擦嘴。

    再侧头偷看坐在一边机械进食的阮阮,知道她还沉浸在沈诠和龚珂要结婚了的震惊之中,但一晚上对自己得无视还是让鹤漪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酸涩。

    “孩子们,房间我都准备好了,你们都好好休息哈。”

    鹤漪乖乖的留在厨房帮沈父洗碗,目光却不自觉的望向窗外正和沈诠抽烟的阮阮,微蹙眉头若有所思的表情不常出现在阮阮的脸上,但随着沈诠开口说了些什么之后阮阮就低头笑了笑,掐了烟往回走。

    “小漪啊,阮阮她今天心思有点不在饭桌上,你多担待她。”

    沈父对这个腼腆老实的孩子还是很喜欢的,他能感受到鹤漪因为阮阮的忽视有些在意,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而她作为纽带却没有起到作用。

    喝的不多,但鹤漪这种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人还是变得满脸通红,洗碗的时候就有些晃悠,沈父看到阮阮进来就招呼着她赶紧带鹤漪上楼休息去。

    鹤漪坐在阮阮的床上,这个房间很符合自己了解的阮阮,干净,但是东西极多,七七八八的堆在柜子或地上。

    “阮阮...”

    小狗撒娇似的缠上阮阮的腰,脸上像是有火烧般发烫,脑袋里则像是有人在用木棍不断的混搅着他的脑浆,突如其来的晕眩令鹤漪支撑不住要摔在床上,却被阮阮伸手一捞稳稳落在怀中。

    “喝多啦?”

    温暖的手不断地轻抚着鹤漪毛茸茸的头顶,专属于阮阮的浓郁香味将鹤漪沉浸其中,心里突然范上一股酸涩。

    “我也想...结婚...”

    知道鹤漪是喝多了,但阮阮还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坦诚话语逗笑了。

    “跟谁结婚?”

    鹤漪抬头,月光洒在他的瞳孔里变成星星点点的光,迷蒙的模样就像未经世事的小羊羔,阮阮摸了摸他的脸颊,缺不料鹤漪顺着动作落吻在她的掌心。

    “跟你,跟沈阮阮结婚。”

    这不是可爱到犯规了吗,平时说个爱你都要先为自己加油打气的人突然喝完酒之后就勇气大爆发。

    “什么时候呢?”

    “明天。”

    这么急迫吗?阮阮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突然想到刚刚在门口同沈诠的对话。

    “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一边是哥哥,一边是好友,阮阮不希望他们因为冲动而影响到交往的结局。

    “深思熟虑了。”

    “可是你之前不还很嫌弃她?”

    “跟她在一起很放松。”

    沈诠头一次与阮阮坦白自己的内心感受,跟龚珂在一起前他的日子一眼就能看到头,工作占据了他的全部,直到被龚珂带动着尝试不一样的生活,沈诠才有了活着的感觉。

    包括床上那些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想到这沈诠的耳朵微微泛红,打着哈哈略过了这一部分,最后只总结了一句:

    “就像你喜欢鹤漪那样,刚在一起的时候或许没有太大的感受,但是越相处就越想这辈子都跟他一起过。”

    阮阮还在回味着沈诠说的一辈子都想一起过的感受,就被鹤漪突然托住脸被迫拉回思绪。

    “我不准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