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同人小说 - 处男之身在线阅读 - 1993

1993

    1993  Male

    “你这样的家伙只会一败再败啊。”对我说这话的是国语老师,他叫做田岛,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换句话说,他就是个大叔。虽然觉得他只是一位极其无趣的老师,但是他竟是从早稻田毕业的。

    我现在报考的大学,是比早稻田低了好几个等次的大学。但尽管我耗尽功夫,成绩也只能在B判定线附近徘徊。

    “田岛啊,”

    我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

    走在我身旁的由纪问道,

    “怎么了?”

    “不,没什么……”

    “哼。”

    由纪一边不满地盯着我,一边一个劲儿地往前走。我追在她的后面,但是却怎么都追不上她。我们正在一条农村小路上走着。不,更确切地说是在田埂上,环看四周都不会发现任何建筑。这里近处有水田,远处有群山。虽然市政府很自豪地将这里称作日本屈指可数的盆地之一,但是这实际上和自嘲没两样。也就是说,这里就是农村而已。

    “我说,由纪你能不能走慢点?”

    “是你自己太慢了。”

    “没必要走这么快吧。”

    “这就是我平时的速度。”

    突然,由纪转换了话题,说道,

    “田岛怎么了。”

    “被他训斥了。”

    “原因呢?”

    “因为考试成绩不断的下滑。”

    “这有什么不对的?”

    由纪十分冷淡。但是事情就如同她说的那样。

    事情其实很简单。第二学期过了一大半,在推荐免试入学和考虑未来的阶段,我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不管是全国模拟测试的成绩还是校内测试,成绩都呈直线下降,完全没有半点提高的迹象。

    原因很清楚。

    能力不足。

    就这么简单。

    小学时成绩一直很好,初中的成绩也还过得去。高中我也轻松地考上了拥有藩校传统的县内最好的学校。

    那个时候真是自信满满的呢。

    但是,在入学之后的考试中,我的成绩竟然是倒数第八名。毕竟,这里聚集了县内所有的天才和秀才们。一进入这所高中,我的成绩也就成了那种水平。我很不甘心,所以我开始发奋读书.终于,我好歹也能在学年榜上名列前茅了。

    但是,到了第三年,在其他的人也开始发奋学习的时候,我的排名也开始慢慢下降了。

    能力不足。

    就这么简单。

    “你还不够努力。”

    田岛说道。

    我很想冲他大喊,“不对,我已经很努力了!”

    虽然努力了,但却没有得到回报。

    总而言之,这就是我的极限。正因为我知道这点,我才十分生气,所以才对明明知道,却还继续说教的田岛发脾气。

    说到底也是堂堂早稻田的毕业生,你却为什么要当老师呢,田岛?

    虽然我很讨厌田岛,但是由纪却不这样。我曾经多次见到过她与田岛在亲密地聊天。而且最令人不爽的是,在我说田岛坏话的时候,她便会开始不高兴。

    由纪该不会喜欢上了田岛了吧。

    一边是老师。

    一边是学生。

    田岛毕竟已经有了位非常漂亮的老婆,而且每天还将美味的爱妻便当带到学校来享用。即是由纪喜欢他,那也只不过是朦胧的恋慕之情而已。

    但是,一想到这些事,我的心情便平复不下来了。

    这是为什么呢?

    虽然自己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答案,但还是装出不知道的样子。毕竟,我们已经是高三了,并且现在还是第二学期。推荐组应该马上就要开始决定志愿了。我和由纪的关系,也只能持续半年。

    所以这些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的第一志愿大学位于东京,而她的则是在本地。

    哎,这些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田岛啊……”

    过了一会儿之后,由纪说道。

    “怎么了?”我应声说道。

    “听说他想读研。”

    “诶?”

    这可是第一次听说。

    “但是他却去不了。”

    “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家里没钱吧。”

    “他家里很穷吗?”

    “谁知道呢……”

    由纪说话的口吻里告诉我,她是知道原因的。她已经从田岛那听说过了。

    我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坏点子。

    “那样的话也是事不得已吧。”

    我冷淡地说道。

    由纪看了看我,马上把脸背了过去。虽然那只是一瞬间,啊,那时的她到底是什么表情呢?因为她背过了脸,所以我便不得而知了。

    但是,背过了脸这一行为本身,就已经伤害到我了。

    我们走着,

    在田埂上,

    在水田边。

    能看见远处的山峰。

    仅此而已。

    什么都没有的小镇。

    我,非常讨厌这个故乡。

    我不清楚由纪与田岛亲密的原因。不过大概是因为田岛喜欢由纪这样的学生吧,也有可能是由纪喜欢田岛那样的老师,抑或是双方都互相喜欢也说不定。因为这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不会去一一确认。不,应该说确认起来很费劲。

    “你很烦啊!”

    不知何时,在又一次因为成绩没有提高而被说教之后,我愤怒地向田岛说道。他的这些老一套的说教使我非常恼火。至于会这样开门见山地爆发……也有由纪的原因在里面。我忍受不了她那包庇田岛的态度,所以怒火才会爆发。这并不是学生可以对老师倾诉的东西。但因为学生指导室只有自己和田岛两个人,所以便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啊,我真是个气短的人。

    我很清楚。

    田岛叹了口气,但是却没有发怒。

    “然后,你要怎么办?”

    “诶……”

    “你想好了解决办法了吗?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可是得不到推荐的。”

    “是因为我说你很烦的原因吗?”

    “是你的成绩,也就是你的平均判定分不够,”

    “仅此而已。”田岛说道。

    “如果你想拥有美好的未来,现在就必须给我拿出好成绩来。”

    “所以我才说你很烦啊!”

    “你这样骂我没关系,可是这样能够开拓你的未来吗?我也觉得很烦啊!每年都会有四五个像你这样的学生。每当进行志愿指导的时候,都要和你们这些人打交道。你们不仅以自我为中心,即使鼓励你们也只是会被你们嘲笑。你们这群人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这可不是什么老师该说的话吧。”

    “去年也有一个家伙和你说了一样的话,前年也是。再之前,我没有做志愿指导,所以不太清楚情况,但是肯定还是有的。你并不是第一个。你们就像一群列队的蚂蚁一样。是想办法逃出这个队列呢,还是说就这样继续在这个队列里混日子呢。后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时间在流逝着。田岛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没有办法移开视线。

    “那你到底,”

    “还想要继续呆在这个队列里面吗?”

    我想要说点什么。

    “是的!”

    “呵……”

    “我有这种自觉!”

    “滚出去!”,田岛说道。气氛突然变得很严峻。我竭尽全力地虚张声势,用PTA(家长教师会)、教育委员会、某个地方的NPO(非盈利组织)条例来威胁他。对学生说滚出去,可不是轻易就能了结的事情,之类的。

    但是田岛完全不为所动。

    “给我滚出去!”

    虽然还想稍微逗留会儿,但最后还是听从了田岛的命令。即使与他争吵,也是赢不了的吧。

    毕竟,那家伙是早稻田毕业的。

    我继续跟在由纪的后面,在田埂上走着。刚才看到的那座海拔三千米的山峰,好像是非常有名的景点。

    但它对我来却是一面墙,将我与外界隔开。

    寂静感与两人的沉默,渐渐的使我变得失落起来。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无视竟然是这么辛苦的事情……我很清楚,所以心情才不能完全平静下来。不仅如此,她还十分尊敬那个把我当猴耍的田岛。

    “呐,”

    由纪总算开口说话了。

    而我却故意地用傲慢的态度来回应她。

    “什么啊?”

    “手,”

    “诶……”

    “牵上。”

    她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我伸出了手,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但是我却犹豫了。

    “我啊,”

    “什么?”

    “觉得由纪你是不是喜欢田岛……”

    “那是不可能的吧,他可是老师呢。”

    最后她硬是牵起了我的手,拉着我不放开。

    “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我不明白什么?”

    “心情,”

    “诶……”

    “我的。”

    我顿时混乱了。

    “但是,我们半年后就要……”

    “那又怎么样呢?”

    由纪挑明了说道,

    “即使是那样……”

    被由纪牵拉着,不久我终于赶上了她。啊啊,眼角边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烫。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到底是怎么了?

    “对不起。”

    “不要道歉。你为什么要道歉呢?”

    “我不知道。”

    “好了,快握住我的手!”

    由纪停下了脚步,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此时此刻,我在这里。”

    不知何时连由纪也露出一副含娇欲泣的表情。

    真是受不了。

    于是我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用力地,用力地握住。

    没有什么未来。

    但是我知道,

    我们还拥有现在。

    我终于知道了,

    只要这样就好。

    1978 Male

    我只通过片假名来记住学生的名字。

    这是记号。

    那已经足够了,再深入下去的话反而会更麻烦。

    “你很烦啊!”

    泽野智树在志愿指导室里对我说道。要我想的话,那也能通过汉字记住他们的名字。我的记忆力还算好。虽然感觉记忆力过了三十岁之后不如从前了,但像是学年的花名册之类的东西,还是能从头到尾在脑子里数一遍的。

    大概在十多年前,朋友们对我说道,

    “田岛真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