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同人小说 - 特摄相关短篇合集在线阅读 - 【狐牛】一周目新手想要撬大明星墙角(清水一发完)

【狐牛】一周目新手想要撬大明星墙角(清水一发完)

    新一轮的比赛结束,幸存的几个参赛者要么毫无形象地瘫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要么兴致勃勃地用赚来的欲望代币看看能换什么衣服。一向不愿意跟其他人站在一起的墨田奏斗一个人独占一条沙发,装模作样地点了杯黑咖啡,喝了一口就僵着脸不愿再碰。浮世英寿倒是罕见地没去坐吧台的位置,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后就直直地走出了休息室的大门,脸上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烦躁。

    早在游戏过程中就察觉到浮世英寿有哪里不对劲的吾妻道长下意识想要跟出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就在浮世英寿离开休息室的瞬间,刚刚还瘫在沙发上的樱井景和突然坐了起来,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那个,大家有没有觉得浮世先生好像有点不太对?”

    “欸你也发现了吗!其实我早就想说了,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说……”鞍马祢音放下手里的平板,“他今天打怪的姿势都跟以前不一样了,拿到新带扣的时候好像也不太会用的样子。”

    翘着二郎腿的墨田奏斗冷笑出声,道:“是被邪魔徒打伤大脑了吧,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了。”

    在场的人对阴暗高中生这张总是不说好话的嘴已经产生了免疫,自顾自地开始了讨论。墨田奏斗觉得有点没意思,但也没想先走,在这听听说不定还能得到点排行榜上强有力对手的弱点之类的东西。

    “你为什么会觉得Geats不对劲?”吾妻道长转头看向还一脸懵的小狸猫。樱井景和是个迟钝又单纯好骗的家伙已经是参赛者的共识,鞍马祢音这个白切黑的大小姐能发现浮世英寿不对劲没什么奇怪的,倒是樱井景和是怎么发现的。

    公认迟钝单纯好骗的小狸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是因为推进器啦。以前每次我拿到推进器浮世先生都会想借口骗走,这次他明明看到了我手里的推进器,可是却完全没有来骗我欸!打那个邪魔徒Boss的时候我还有点不好意思,特地去跟他说可以把推进器借给他,可是他一副‘你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好心’的表情,然后话都没说就走掉了。”

    “……现在推进器在哪?”

    “在我这啊,我想等浮世先生恢复正常了的话一定会想要推进器的,这一次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再被他骗走的。”樱井景和自信挺胸。

    结果他不来骗你倒是还不习惯了啊……在场的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樱井景和的口袋,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被樱井景和捡到的推进器安安稳稳地躺在里面,仿佛就应了那句老话:傻人有傻福。

    鞍马祢音不太在乎推进器,不管什么武器用得顺手才是最好的。墨田奏斗倒是看得眼红,这场游戏里剩下的参赛者除了他就是挂逼欧皇氪佬肝帝,经过僵尸游戏的毒打之后他现在手上就几个普通装备,怎么想都赢不了。要不是休息室禁止打架,他高低得给樱井景和这个欧皇来上几拳。

    吾妻道长没了再留下来的兴趣,既然大家都觉得浮世英寿不对劲,那他作为对手去当面探究一下也很正常吧。想到这他便不再犹豫,大步走出了休息室的大门,站在原地的鞍马祢音看了一眼门口匆匆离去的背影,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哎呀,关系还真好呢。”

    樱井景和在跟墨田奏斗抓着推进器拉扯的空隙里问了一句:“小祢音说的是谁啊?”

    “……反正不是你俩。”

    浮世英寿,第一次参加欲望大奖赛,在游戏里活过了三轮,第四轮的比赛项目是在限定时间内打邪魔徒赚积分,到时间后排行榜前十的存活。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比赛里打邪魔徒了,但进入赛场没几分钟他就发现了有哪里不太对劲。

    比赛过程中遇到的参赛者虽然外形看着眼熟,但说起话来却跟自己认识的假面骑士完全不一样。明明是第一次见的装备带扣,却有个猫咪样子的假面骑士跑过来询问他怎么使用。最奇怪的是那个狸猫骑士,主动过来说要把能提升带扣实力的装备借给他,这是什么新型害人手段吗?拿了那个装备就会被扣掉积分?或者当场出局?

    此时还处于被参赛者背叛过所以完全不信任任何人,且防御心理极强状态的浮世英寿没接对方递来的红色带扣,而是借着邪魔徒的攻势往远处跑去,然后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掏出了身上的手机。

    排行榜上那些熟悉的名字都消失了,此刻的榜一赫然写着浮世英寿的名字,下面是吾妻道长、墨田奏斗、樱井景和和鞍马祢音。

    浮世英寿翻了翻这一场的得分记录,发现自己的奋力击杀没取得多少积分,大部分还是之前的积累。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积分差距不小,看样子一时半会倒不用为了积分而cao心,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怎么想都觉得是大赛出了BUG吧。

    不明状况的小狐狸仔细检查了一遍排行榜,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也许欲望大奖赛本质上跟网络游戏是相同的,有着不同的服务器,每个服务器的玩家都不同,而自己是因为游戏BUG而出现在了另一个服务器上。但这就又有了一个问题,这个服务器为什么也有一个叫做浮世英寿的人存在,连排行榜上的照片都跟他一模一样,总不可能是什么都市传说二重身。

    想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得等结束去询问游戏引导员。好在这一轮没什么技术含量,比赛时间也不长,结束游戏后大家就纷纷来到休息室调整状态。浮世英寿再度确认了一下手机上的排行榜,接着便走出休息室寻找本轮游戏中完全没有出现的引导员茨姆莉。

    吾妻道长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浮世英寿的身影了,不过按照浮世英寿离开前查看了手机的样子,八成是他发现排行榜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去寻找茨姆莉了。作为多周目参赛者的吾妻道长自然是知道怎么一键找GM,按理说浮世英寿也该知道,可看现在这样子对方像是完全不记得了一样。

    要说吾妻道长是怎么发现浮世英寿不对劲的,还得回到刚才的比赛过程中。吾妻道长跟浮世英寿一起参加了不少周目的欲望大奖赛,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也终究是磨合出了那么点默契,眼看着自己拉的怪被突然出现的浮世英寿截了胡,吾妻道长便果断决定选择新的目标,不过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他听到了假面骑士Geats开大前说出的那句话。

    他说:“既然我来了,那你们的运势就是大凶了。”

    嗯?不应该是“好了,现在起就是我的高光了”吗?

    紫色的假面骑士Buffa拎着电锯站在原地看了一会,一直到对方消灭了面前所有的邪魔徒离去却没有看他一眼的时候,吾妻道长便确定了,这家伙绝对不对劲。

    一键召唤GM出来的茨姆莉表情不太好,吾妻道长没兴趣探究对方的心情,开门见山直接询问Geats发生了什么。茨姆莉拿着平板给他看,说是有人利用欲望大奖赛的漏洞黑进了系统,导致数据出现了问题,然后就是一堆奇怪的专业术语。吾妻道长没听明白怎么回事,茨姆莉倒也非常贴心,直接总结道:

    “简单来说就是现在的假面骑士Geats是一周目的Geats,我们已经在抓紧修复BUG了,不过如果一周目的Geats先生在BUG修复期间被打倒的话那也只能算作游戏失败无法复活了哦。”

    “啧,这个BUG要多久才能修复?”

    “被黑掉的数据还在统计中,暂时无法给出确切时间。”

    如果在这的是墨田奏斗,大概会直接狂喜,然后在下一轮游戏里就把假面骑士Geats定为首席暗杀目标,可惜在这的是吾妻道长。

    游戏引导员毫无起伏的声音让吾妻道长更加烦躁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一周目Geats,那不就跟其他的参赛者没什么两样了吗,就算把这家伙打倒,自己成为排行榜第一,那也完全没意义了啊。

    茨姆莉作为一款人性化的智能GM,非常贴心地提出建议:“如果想要正常的游戏体验,可以在BUG修复期间保护一周目的Geats先生,修复完成后我们会额外给您提供补偿礼包。”

    有补偿奖励这种事可不常见,吾妻道长在脑内权衡了一下利弊就答应了下来。茨姆莉掏出一条手环递过来,说是戴上就是契约成立的标志,不能中途毁约。等BUG修复完成后会第一时间通过手环通知,但是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让吾妻道长不要泄露出去。

    吾妻道长敷衍地点点头,一边接过手环戴上,心说要不是为了这礼包,谁管那只狐狸的死活。

    “两位的住所已经安排好了,那么接下来的日子请务必保护好一周目的Geats先生。”脸上重新露出笑容的茨姆莉鞠了一躬就准备离开,但很快就被反应过来的吾妻道长拦了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

    “根据契约内容,在BUG修复期间需要两位衣食住行都在一起,保证一周目的Geats先生不会因为外界因素而出现意外。”茨姆莉举起平板,“契约内容已发送到您的手机上,请熟读哦。”

    扫了一眼平板上黑纸白字写着的契约内容,熟悉的被骗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吾妻道长这才想起曾经偶然间听多周目的浮世英寿提过一嘴,说他学会骗人跟DGP大赛脱不了干系。

    眼看着这被骗的局面是扭转不过来了,吾妻道长只能满脸低气压地再问一遍:“这种有漏洞被黑的情况DGP也是第一次遇到吧,别想拿用不到的东西骗我,告诉我补偿礼包的内容是什么。”

    茨姆莉眨眨眼,说道:“是的,本次情况也是第一次发生。请您放心,补偿礼包的内容绝对是为参赛者考虑的实用大礼包,是绝对不会让您吃亏的明星产品!”

    吾妻道长现在对“明星”两个字过敏,一听到就浑身难受,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做出了明确的保证,那他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反正不过是衣食住行都在一起而已,更亲密的行为都做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突然来到这个世界的英寿两手空空,身上只有一套DGP的参赛服,既然说衣食住行都要在一起,看样子俩人的衣服也得共享着穿了。吾妻道长把自己的换洗衣服塞进包里,接着又从衣柜的角落里找了两件宽大的T恤和长裤塞进塑料袋,紧随其后的是画着狐狸的红色漱口杯和全新的牙刷牙膏。

    “不知道BUG要修复多久,不过这些应该够了。”吾妻道长把塑料袋递给站在门口的人,“贴身衣物你自己想办法吧,我这没有你能穿下的。”

    一周目的浮世英寿接下袋子的同时还礼貌地说了句“谢谢”,吾妻道长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上下打量了好几遍眼前的人,这才真实地感受到一周目和多周目的区别。也不知道浮世英寿到底在比赛中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多周目的样子。

    收拾完毕的两人跟着茨姆莉来到了主办方为他们安排的住处。也许是因为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BUG,主办方也格外良心,安排的地方在富人区中的富人区中的富人区,连吾妻道长都没想到原来自己所在的城市还有这种远离市中心的高档庄园。茨姆莉把庄园钥匙和地图交给吾妻道长的时候还特地告知这是有主的庄园,不过也不用拘束,在他俩入住期间可以自由支配庄园内的一切。

    也不知道庄园的主人跟DGP主办方是什么关系,竟然能放心把庄园的所有权交给两个陌生人,不过对吾妻道长来说再怎么豪华的住处也不过是用来休息罢了,他也没兴趣去探究庄园主人的隐私,只给自己挑了间有独立卫浴的客房住下,而英寿则是选择了与他一墙之隔的房间。

    简单的洗漱过后,吾妻道长便准备开始休息。以前的浮世英寿也曾开玩笑地吐槽过吾妻道长是个“没有夜生活的无趣男人”,还自说自话地强行给他加了点夜间运动,看在双方都从中得趣的份上,这夜生活才一直断断续续地持续了下来。如今没了浮世英寿的sao扰,再加上明天还得上班打灰,劳累了一天的假面骑士Buffa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与吾妻道长一墙之隔的英寿倒是完全没法安心休息,他轻手轻脚地合上房间门,接着直冲主卧的方向而去。主卧比起庄园内的其他房间多了些人气,窗边等人高的人台上套着件精致的男性晚礼服,长长的白色围巾单独挂在一旁。另一边衣帽间的门也没关上,英寿走进去看了看,只觉得这庄园主人的审美挺符合他的口味,但看不出身份,看来是没法从中分析出庄园主人跟主办方的关系了。

    从主卧出来后英寿又去了书房,接着是其他房间,可这一圈下来都没找到什么线索,庄园主人就像是把这当成了旅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跟自己身份相关的东西。他甚至还冒险想去敲吾妻道长的门,可对方像是对他完全不设防的样子,门都没锁,就连他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对方睡颜的时候也没引起警觉。

    这就有趣了。英寿想。

    按照茨姆莉的说法,假面骑士Buffa和假面骑士Geats多次一同参赛,甚至还差点在休息大厅大打出手,完全是水火不容的状态,两个人的关系大概能算是死对头。英寿不了解吾妻道长,但他了解自己,如果真是死对头,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相处方式,更别说多次一同参赛了。再按照吾妻道长现在的样子来看,这两个人私底下的关系大概不是死对头那么简单。

    毕竟死对头可不会笃定地说自己那没有他能穿得下的贴身衣物。

    不过说到能穿得下的衣物,主卧衣帽间里的衣服看着都挺合身的样子,难道……

    对英寿大晚上来自己房间的事一无所知的吾妻道长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用厨房里的微波炉热了两个自己带来的便利店饭团填了填肚子,接着就准备去附近的车站搭电车上班。英寿一晚上没睡觉,早早地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要出门的人了,手里还拿了本用来打发时间的硬皮书。

    看到英寿的瞬间,吾妻道长就感觉自己拳头硬了,下意识看了一眼手环,确认没有任何关于BUG修复完成的消息,这才松了拳头。

    “你这衣服哪来的。”吾妻道长暗暗咬牙。

    “从主卧拿的,还挺合身。”英寿一脸无辜地站起来转了个身,黑色的晚礼服看上去高贵又优雅,长长的白色围巾在身侧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好家伙,怪不得主办方突然这么大方,找这种高档庄园给他们住,还说什么入住期间可以自由支配庄园内的一切,这根本就是浮世英寿自己的房子,只不过是物归原主了而已。吾妻道长眼前一黑,只觉又被主办方坑了一手。

    本来只是猜测,但看吾妻道长这副表现英寿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看来这庄园确实是未来自己的东西。他见好就收,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转移话题:“你要去上班吧,我送你?”

    “不用,附近有车站,坐电车……”

    “这里是郊区,最近的车站也得走一个小时。”英寿打断了吾妻道长的话,“附近的住户都是私家车出行,打车也打不到的。”

    这话让吾妻道长又有点怀疑了,他再次确认了手环上确实没有任何消息,眼前的英寿确实还是那个一周目来的家伙,可他怎么对附近这么了解?

    像是知道吾妻道长在想什么,英寿歪了歪头,笑眯眯地说道:“茨姆莉给的地图上有比例尺,再加上这里是富人区,稍微想想就知道了。”

    虽然不是熟悉的人,但这熟悉的语气怎么听都让人不爽。吾妻道长下意识想要开口吵架,但对面的家伙终究不是那个他认识的Geats,最后也只能憋着一肚子气坐上了英寿从车库里开出来的豪车。

    按照吾妻道长的人力导航,白色的加长款豪车最终还是赶在打卡前五分钟到了工地大门口。这地方没法停车,英寿把人放下来,又火速把车停在了旁边的停车场里。吾妻道长没想太多,准备自己先进门打卡,谁知道卡还没打上,附近的工友就都围了上来,一个个两眼放光,抓着他的胳膊和手不放。

    “喂喂道长,刚才那个是电视上一直出现的大明星浮世英寿吧!”

    “居然跟英寿大人认识,还让他载你来,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可以请他跟我合照吗?签名也可以!”

    “太贪心了啊杏子,我能见到英寿大人就很好了。”

    “这种事居然都不跟我们说,真是不够朋友啊道长。”

    吾妻道长,在工地上干了这么久,第一次这么受欢迎。

    没等他回话,停好车的英寿就走了过来,很快就被眼尖的工友围了个水泄不通。吾妻道长这才想起还没人跟英寿说过浮世英寿在这个世界有个“星中星中星”的身份,不过他早就看这只狐狸乱七八糟的愿望不顺眼了,现在落得个自己坑自己的场面,也算罪有应得。

    不再管被围攻的英寿,吾妻道长大步走向自己负责的建筑旁边,动作利落地戴上手套头盔,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唐突被围攻的英寿一开始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倒是很快就从大家的话语中拼凑出了真相。吾妻道长明显是知道自己这层身份的,无论是忘了告诉他还是故意不告诉他,结果都是一样,如今也不重要了。

    一周目的小狐狸眼珠一转,肚子里开始咕噜噜地冒坏水。

    十分钟后,吾妻道长再一次见到了穿着黑色晚礼服的英寿,对方优雅地坐在最高处的钢筋上,眼神看向旁边高耸的写字楼。吾妻道长不用看都知道写字楼的大屏幕上在放什么,每天八点到九点固定放浮世英寿拍的广告,九点到十点放浮世英寿的日常生活纪录片,就那么几个视频来回重播,大家竟然也看不腻。

    看着英寿此刻异常专注的眼神,吾妻道长忍不住开口嘲讽:“怎么,欣赏自己的明星生涯吗,这里的大屏幕可是天天都在播放大明星ACE的视频。”

    然而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话,这让吾妻道长忍不住有些焦躁了起来。以往无论是嘲讽还是挑战,只要是自己说出的话,对方都一定会回答,但如今面前的人却再一次用行动告诉了他,这不是他的浮世英寿。

    也许现在是最好的问出心底疑问的时候,吾妻道长这样想着,终于开口问道:“那种轻浮的愿望,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吗,Geats?”

    “你想问的是现在的我吧,还是等他回来再问他比较好。”英寿站起身来,“不过用大屏幕播放的话,就很容易让大家都看到不是吗,也许我只是想让某个人知道我在这里而已。”

    英寿的语气格外认真,倒让吾妻道长一时间失去了言语。他很少能见到这样的浮世英寿,或者说从未见到过更合适一点。在他的印象中,浮世英寿总是那副如狐狸般狡黠的样子,嘴里没有一句真话,比赛中也不忘坑蒙拐骗,就连在床上也没有几句真心。他不知道浮世英寿参加了多少次欲望大奖赛,但对比英寿的年龄,这短短的几年,真的能让一个人变化那么大吗?

    趁着吾妻道长发愣的时候,英寿从高处的钢筋上跳了下来,右手捏成狐狸的样子,轻轻点在吾妻道长的额头上,唤回了对方的注意。

    “我在这里也是碍事,到附近的咖啡馆等你,晚上接你回家。”

    看着英寿离去的身影,吾妻道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被对方碰过的位置。多周目的浮世英寿也喜欢用捏成狐狸的手指来捉弄他,不过目标都是他的嘴唇,从未落在额头上。如今明明是一个没有任何情色意味的触碰,不知为何却让吾妻道长的脸微微发热了起来。

    他忍不住想,一周目的浮世英寿和多周目的浮世英寿,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浮世英寿呢?

    心乱如麻的吾妻道长只觉时间过得极快,很快就到了午休时间。他动作麻利地爬下脚手架,如往常一般跟着工友们一起去洗了洗脸和手,却没想到很快又被人围了起来。

    “道长,你现在真的是被那个大明星包养了吗?”五十多岁的工头看上去有些难以启齿,“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有的时候不想努力了,但是那种生活不好过啊。”

    “唉还用问吗,今天人家那大明星亲自开车送人,刚才山田还跟我说那人在对面的咖啡馆等着呢,看样子还要接道长下班。”

    “你小子也挺有本事啊,以后有这种门道给兄弟们介绍介绍?”

    吾妻道长这回不仅是脸上发热了,大脑也开始发热,额上青筋都冒出来了。

    “你们这是听谁说的?”他问,然而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就早上大家问那个大明星的时候他亲口说的啊,说你们住在一起,为了不让你早上走那么远的路搭电车,所以他亲自开车送你来。”

    这个逼,故意用这么暧昧的方式说话,生怕这些血气方刚的工地男人不想太多是吧。等等,这熟悉的感觉,这不就是浮世英寿常用的招数吗,因为没有告诉他大明星的身份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果然,这家伙的本质就是这么恶劣,根本就没有变吧!

    眼前似乎出现了某只狐狸诡计得逞后笑眯眯的脸,吾妻道长捏紧了拳头,恨得牙痒痒。

    然而工头又在旁边补了一刀:“对了道长,你早上是不是没打卡啊,这个月的全勤没了哦。”

    ……草!

    拜一周目的浮世英寿所赐,没多久星中星中星包养工地打灰人的消息就在网上炸开了锅,每天围在工地大门口的记者和过激的粉丝就快把工地给拆了,工头只好让吾妻道长先休假一个星期避避风头。英寿没想到未来的自己影响力这么大,小小的恶作剧却让对方丢了工作,玩砸了的小狐狸蔫头蔫脑地坐在沙发上,犹豫着要不要道歉。

    吾妻道长看见他这副样子就浑身难受,好像有五十只邪魔徒在身上爬。他一直以为在这只狐狸的字典里就没有“愧疚”这个词,如今看来好像也不是这样,但此刻的吾妻道长却难得地想让那个没良心的屑狐狸回来,这样他才能安心地冲着对方发脾气。

    匆匆丢下几句带着安慰意味的话语后,吾妻道长便逃也似的离开客厅,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唐突没了工作,新一轮比赛也没开始,一时之间无事可做的吾妻道长索性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起了两个浮世英寿的事。

    这两个家伙明明是同一个人,可许多时候都让人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人,多周目的浮世英寿简直就像是故意要与以前的自己区分开才做出了改变。吾妻道长对浮世英寿的看法如今也在与英寿相处的过程中渐渐发生了变化,然而随之产生的疑问目前却无人能够解答。

    他想,浮世英寿这样一次次地参加欲望大奖赛,究竟是为了实现什么样的愿望?

    回想起两人一同参加过的比赛,毫无疑问冠军都是浮世英寿,而实现的愿望无一例外都是提高知名度的类型,也正因如此才让吾妻道长认为这个轻浮的家伙赢下比赛只是为了炫耀自己。如今按照英寿所说,似乎也确实有点为了让某人找到自己的意思。

    然而这样一来谜团却变得更多了,既然浮世英寿仍然在参赛,意味着他仍然没有找到那个人。按照这次星中星中星的影响力,几乎全球都有在播放浮世英寿的广告,对方很难不看到相关的信息。如果不是对方故意躲着他,那就极有可能对方是某次比赛中失去参赛资格的假面骑士,不能再次触碰到核心ID,也就无法恢复与浮世英寿相识的记忆。

    DGP的规则众多,其中一条就是失去参赛资格后不能再次成为骑士,也无法通过任何方式恢复成为骑士后的记忆,这是为了防止DGP大赛的存在被泄露出去。如今看浮世英寿这么上心的样子,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他的什么人。

    吾妻道长猜对方很有可能是浮世英寿的恋人,但这只屑狐狸又在比赛过程中跟他保持着迷样的床伴关系,这样看来好像有点对不起那位未知的恋人。想到这,吾妻道长的心里隐约有点发堵,他仔细分析了一会,决定把原因归为“道德上的谴责”和“对浮世英寿不守男德的厌恶”。

    然而他很快又意识到自己似乎太过于关注浮世英寿了,无论对方的性格如何、有什么苦衷、真正的愿望是什么,这一切都不妨碍他们继续为了冠军而争斗。他们之间的关系本不应该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等浮世英寿回来之后就该果断把那段奇怪的床伴关系结束掉,回归最开始的宿敌状态。

    吾妻道长在浮世英寿面前一向是对人不对事,如今就算情感上他浑身都在抗拒跟面前的家伙和平共处,但理智上他又对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英寿下不去手。之前还能用上班打灰的理由减少跟英寿接触的时间,如今工作也没了,俩人天天在豪宅里大眼瞪小眼,久而久之也逐渐能聊上几句生活日常。

    然而曾经对浮世英寿防备拉满的情况下都斗不过对方,如今失去敌意的吾妻道长更是不堪一击,不知不觉间话题就被英寿带着走向了奇怪的地方。直到被对方压在沙发上唇舌相交的时候,吾妻道长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又落入了狐狸的圈套。

    “之前道长有说过觉得我跟他不一样吧。”不知何时换上了亲近称呼的小狐狸伸手抹去了吾妻道长唇角牵出的银丝,“要不要再确认一下我们还有什么不同?”

    也许是气氛正好,又或者是许久没做过后身体的自然选择,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吾妻道长才发现两人的位置已经变得相当不妙了。胸前的敏感点早已被某只多周目的屑狐狸调教得无比敏感,此刻又被柔软的舌尖隔着薄薄的T恤不断刺激,很快就将贴身的T恤顶起了两个小小的凸起。

    英寿一脸无辜地抬起头,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问:“道长的核心ID上是牛对吧?”

    吾妻道长的大脑此刻还没完全被欲望占据,他隐约觉得这话听上去耳熟,没过几秒就想起了到底是在哪听过。然而还没等他张口,上方那只看似纯良的小狐狸就说出了他记忆中的那句话:

    “如果是奶牛的话,可以挤出奶来吗?”

    这一刻吾妻道长只觉得眼前一黑,同样的人,同样的话,如今的小狐狸跟当初的老狐狸终于合为一体。哪有什么不同,这家伙的本性根本就是一样的恶劣。

    眼看着一场情事就要开始,吾妻道长的手环却在此刻发出了不和谐的铃声。他艰难地扭过头看了一眼手环上的信息,第一行是大大的笑容颜文字,紧接着就是以语音形式自动播放的消息内容。

    “非常感谢吾妻道长先生对DGP大赛主办方的支持与协助,本次数据更新已完成,解决了大赛过程中出现的以下问题:1、修复了异常路径对比赛数据的干扰问题;2、修复了大赛的数据漏洞问题;3、修复了参赛者数据异常的问题;4、修复了一周目参赛者在数据异常期间的记忆残留问题。目前比赛中所有的BUG已经全部修复,补偿礼包已自动发放并生效。礼包内容为:世界第一·明星中的明星中的明星·浮世英寿七日同居体验券。稀有度:全世界仅此一份。再次感谢您对欲望大奖赛的喜爱,主办方敬上。”

    吾妻道长专注地听着自动播放的消息,全然不知身上的人在语音播放期间已经逐渐变成了他熟悉的那个浮世英寿,经验丰富的老狐狸只看了一眼两人现在的姿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了防止未来的消息被泄露,DGP主办方删除了一周目英寿的记忆,但多周目的浮世英寿的记忆却是可以保留下来的。他难得地觉得有些不爽,过去的自己过来才几天就想着撬自己的墙角,看样子要不是BUG修复及时还真的就被他撬成功了。

    这会吾妻道长也听完了消息,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实质化,只觉得自己像是个小丑,被DGP的主办方耍得团团转。他抬眼看向撑在自己上方的那张熟悉的脸,毫不留情地就是一脚,但马上就被身手敏捷的屑狐狸躲了过去。

    浮世英寿熟练地将身下人的双手交叉按在对方头顶,又用一条腿压住对方的膝盖部位,接着才开口说道:“一回来就发现Buffa被过去的自己压在身下,我现在的心情可真是复杂啊。”

    “滚啊,什么七日同居体验券,你跟主办方串通好故意恶心我是吧?”憋了这么多天最后又被主办方坑了的吾妻道长在沙发上挣扎了起来,“放开我,有本事过来直接打一架!”

    “我可不知道什么体验券,不过比起那个,我更在意的是……”

    总是带着笑意的脸上此刻染上了几分压抑着的醋意,占有欲极强的狐狸伸手抚过身下人被舔湿的部位,说道:“他没做完的事就交给我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