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经典小说 - 炖点荤的(双出轨)已完结在线阅读 - *番外(唯一一篇,再问没了呜呜

*番外(唯一一篇,再问没了呜呜

    

*番外(唯一一篇,再问没了呜呜



    *时间是乔敏然产后第3个月,江池大二的寒假。

    长假终于到来,江池说服乔敏然将宝宝暂时托付给父母,带着她去山上露营了。

    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去的那座山,但景色也十分优美,车开到露营地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

    露营地除了可以自己搭帐篷休息,也有三角木屋可以租,乔敏然看出江池对搭帐篷跃跃欲试,主动提了这事。

    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对这种事充满热情,不过由于经验不够,又不让乔敏然帮忙,他搭了快四十分钟才完成。

    乔敏然帮不上忙就去公共厨房做饭,旁边也有刚到的露营者,乔敏然和他们聊天后还获得了自制卤牛rou的投喂。

    两人吃完东西又和隔壁送卤牛rou的夫妻俩聊了一会,对方准备休息了,乔敏然也想早点起来看日出,于是和江池收拾收拾也准备入睡。

    隔壁那对的帐篷离得不算远,大概也就七八米。

    江池之前搭帐篷的时候向隔壁那位大哥请教了一下,就干脆搭得近了点,现在他才觉得有点后悔。

    双人睡袋里,江池把手放在身边女人的腰上,手指蠢蠢欲动,但他又不敢真的动,他知道乔敏然肯定不会同意野战,而且还是在距离陌生人这么近的地方。

    “糟了……”乔敏然缩在江池胸口,探出个脑袋瓮声瓮气道,她不敢太大声,怕影响到别人。

    “怎么啦?”江池低头凑近她。

    “……”乔敏然扭捏起来,“有个东西忘记带了。”

    江池不解:“什么东西?”

    乔敏然是母乳喂养,喂完还要用吸奶器将多余的奶水引出来,不然胸部涨得难受,这事她都是避开江池在他去学校的时候做的,因为江池一看到她露着奶子就要发情,一发情就会把她奶水喝个精光,一点不给宝宝留。

    出门之前她在家已经吸过一次,当时吸奶器就随手放在柜子上,想着出门的时候拿上,结果江池毛毛躁躁地催她,她给忘了。

    “今天没有喂宝宝,那……涨得难受。”乔敏然声音更小了。

    江池兴奋起来,伸手摸上了她的rou臀,这可不能怪他,是jiejie先“勾引”他的。

    “我帮你。”江池躬身往下钻,一边安抚,“不会有声音的。”

    吃个奶罢了,确实不会有太大声音。

    但,那是他,嘴巴让奶头堵着,自然不会有声音,被吸奶子的人却备受煎熬,再说吸奶器和男人的嘴巴可不是一个东西,男人的嘴有温度,舌头还会乱舔,可怕得很。

    “嗯……”

    江池故意用舌头卷起鼓胀的奶头,边舔边吸,奶水顺利地流进他嘴里,被他咽下,乔敏然却是越来越崩溃,在江池换到另一边的时候,她没忍住从唇边溢出一丝喘息,还好她及时伸手捂住。

    “jiejie,你控制一下。”江池探出头,用气声故意道,但他的手却色气满满地捏着那只被吸空的奶rou,黑暗里,他忍不住微笑,jiejie,你能忍到什么地步呢?

    打着帮忙的名义,江池吸奶头的动作却越来越慢,乔敏然几次问他好了没有,他都叼着奶头叫她再等等。

    等不了了,奶子被吸得太舒服了,奶rou还被炽热的大手抓住揉捏,带着薄茧的手蹭着奶头,像是同时被两张嘴吮吸,xiaoxue开始躁动,逼缝里止不住地流水,乔敏然觉得自己快要被江池逼疯了。

    “小江……”她又喘息一声,声音压得很轻,满含着恳求。

    “我在呢。”江池放慢吸奶的速度,在她锁骨下方吹了口气。

    “啊……”不行了,这男人就是故意的,吸奶哪里要用那么久,也不用这样揉来揉去,“别吸了,已经不涨了……”

    “jiejie的奶水不够喝,我还有点渴。”江池缓缓道。

    未等她做出什么反应,就感到江池又往下了一些,她的双腿被分开,一条rou舌舔上了她汩汩流水的腿缝。

    “呜!”

    伸手拼命捂住嘴巴,眼泪都快憋出来,乔敏然被那rou舌欺负得想放声尖叫,可是不远处就有人在睡觉,她不能、不能……

    折磨,第一次觉得xiaoxue被舔是折磨,无法放声yin叫的舔xue原来那么可怕,可是同时又好舒服,腿间那坏家伙的舌头在自己腿间每一个缝隙舔过、啃咬,阴蒂越来越硬,xue口被他舔得开始发出细碎的水声,在她忍不住伸手去推他的时候,那条rou舌,戳进来了!

    “不要……”

    不要进来啊,要疯了,明明是拒绝的,为什么xuerou却争先恐后地迎接那根舌头?怎么会那么舒服啊,可是还不够,还不够,里面好痒,想、想要小江的jiba……

    江池满意地发现jiejie腿间的水流得更多了,黏滑的蜜液使他沉迷,娇嫩的xuerou颤抖着、收缩着,那是对他舌头的赞赏,也是对他的邀请,但他还要继续舔,因为,jiejie还没有开口要他。

    “cao我,小江,求,求你……”

    胜利的信号终于到来,江池吮吸了一下那粒小小的阴蒂,以示嘉奖。

    “好,这是jiejie求我的,明天不准和我生气。”江池爬上去,贴着她耳边喘息,“jiejie这样拼命忍耐的样子好sao,我的jiba都要爆炸了。”

    说到jiba两个字的时候,他已经扶着它慢慢从乔敏然的xue缝挤了进去。

    好紧!好湿!经历过生产的xiaoxue居然还可以这样紧,嘬得自己灵魂都要出窍,啊!

    江池绷紧肌rou,无比后悔离别人的帐篷这么近,他也忍不住想喘息,想和jiejie一起发泄,想看着她满是红潮的脸然后夸赞她,可他不能发出声音,如果那样做了,乔敏然估计要和他分手,这样温柔、可爱的jiejie,不想让别人看到,只有他可以cao,只有他能拥有!

    “jiejie,太紧了,放松一点!”

    “呜……好害怕、嗯~怕被发现……”

    “别怕,然然,让我亲亲。”

    江池听着她娇弱的呜咽,继续揉捏她的胸乳,让她双手环住自己,含住她的唇,将彼此忍耐不住的声音堵在口中,唇舌相接,互相吞咽口水,舔舐舌尖,将无法言明的爱意都藏在无声的亲吻中。

    面对面含吮着舌头,摸着奶子,jiba磨着软xue,实在太舒服了,太舒服了!

    火热坚硬的jiba不敢放开动作,无比缓慢又无比坚定地往汁水丰沛的软xue里磨着、蹭着、插入着,一点一点,茎身的血管充血跳动,刺激xuerou不断收缩、分泌爱液,越来越湿,越来越滑。

    jiba被挤压得好大好硬,插进了无比深的位置,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满足从她腿间不断蔓延,渐渐心都感觉被填满了,那年轻的男人用滚热的怀抱包容着她,拼命压抑的急促喘息,唇齿随着那股激动的心情胡乱磕碰。

    她浑身颤抖起来,在黑暗中,寂静无声地高潮了……

    “啊——”

    两个发烫的额头互相抵着,鼻尖对着鼻尖,虽然身处看不见的黑暗,但他们确信彼此在对视,微微平静下来,咫尺之间,两个人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

    “小江,好舒服……”乔敏然不好意思地呢喃。

    “然然舒服我就舒服。”江池并没有射,他把乔敏然磨到高潮便停下来了,实在太紧张了,无法大力cao干是唯一的缺憾,不过心理上他爽得人快晕过去了。

    “别那样叫我,我比你大好几岁……”乔敏然郝然,刚刚情动之时没有阻止,现在却不能装作没听见了。

    “那叫什么……”江池轻笑,低低的声音从喉间溢出,“那叫老婆吧。”

    江池的指尖变出一个戒指,摸索着把它套在了乔敏然手指上,那是他准备了好几个月的钻戒,一直带在身上,本来没想这时候拿出来,只是他本来就打算这几天落实下来,这会儿的气氛又是那么美好,他没忍住。

    乔敏然的手蓦地收紧,脑袋埋在他颈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们这是第一次谈起这个,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这真的很像是床上的调笑。

    “对不起。”江池摸摸她的脸,发现她哭了,他慌张起来   “然然,我会重新郑重地向你求婚,别哭……我不是开玩笑的。”

    “嗯……”乔敏然总算控制住情绪,嗓音还有些哑,“我不哭了……老、老公。”

    这是,这是答应了?江池被幸福砸晕了,在zuoai的时候求婚真的很没品,他暗暗决定改天一定要补上一个盛大的仪式,不过,现在他还有另一件要紧事。

    “帮帮老公吧,老公还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