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经典小说 - 我在娱乐圈这些年在线阅读 - 039 我可以做你忠诚的丈夫

039 我可以做你忠诚的丈夫

    

039 我可以做你忠诚的丈夫



    萧盷被从浴室里抱出来,裹着浴巾窝在沙发上又睡了一会儿,窗外的鞭炮声没断过,鼻腔里灌进饭菜香,她从沙发上爬起来,毫无形象地裹着被子凑到桌前。

    成北陆递给她一双筷子,帮她将落到额前的头发送到耳后。

    “对了!”她突然抬眼,“你儿子昨天来找我,借钱,还管我叫妈,吓死我了。”

    “他妈忙起来顾不上他,上你这来找母爱来了。”

    他说得轻巧,萧盷不乐意了,筷子都放了下去,

    “我就比他大七岁,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真的就是七岁?”

    “不然呢,我自己多大我不知道。”

    “是吗,那你生日哪天?”

    看她撅起嘴巴,成北陆飞快地补上一句,“真正的生日。”

    “关你什么事,你查户口啊。”

    她摸起筷子继续夹菜,坚决不抬头,成北陆抱着手臂盯着她的头顶,

    “你的户口我还用查,我亲自给你上的,你说一个没身份没户口没有亲人的外国小女孩……”

    “你威胁我。”

    两人隔着桌子对视,在大年初一的凌晨,成北陆看着她彻底洗干净的脸颊,根本不像二十岁。

    “嗡——”

    不知仍在何处的手机震动一下,萧盷裹着被子去找,任千行给她发了好多消息,她直接拨电话过去。

    “你被带去哪了?没事吧?”他的声音焦急。

    “没事,你吃饭了吗?”

    她又坐回成北陆对面,翘着腿当着他的面和其他男人调情。

    “吃了,但是我自己吃的饭,不香。”

    “那我明天回去陪你吃。”

    “那我等你,你可不许不来。”

    “我肯定回去,等着就行。”

    “对了,你这隔壁小楼来了一个施工队,从昨天晚上就动工了。”

    “装修呗。”

    “大过年的装修,这的人不都是讲究春节不动工吗。”

    “可能人家有钱,不在乎这些,你好好吃饭,乖啊。”

    萧盷放下电话,成北陆还保持着抱手的动作,笑的奇怪。

    “收回去你的笑,大过年的多吓人。”

    她将手机往旁边放,左手从被子里伸出来,露出闪闪发亮的戒指,她一顿,就要摘下去。

    “别摘,送你的。”他终于放下手臂。

    “我才不要,给你以后的老婆去吧。”

    “你拿着。”他的手臂跨过桌子压住她的手,略显疲惫地叹着气,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

    他又露出那种有些受伤有些惆怅的表情,萧盷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个词,

    “破碎感”

    她猛地甩头将这可怕的想法摇出去,挣脱开他的手。

    “你总是这样,你要干什么,你还不说明白,我从刚才到现在见你不到一天,你就把结婚生孩子都摆了上来,我怎么可能就答应你啊。”

    成北陆探过来的身子靠回去,简短一句话,

    “我要回来从政了,先成家,再立业,图个安稳,挡些祸患。”

    萧盷呆呆地看着他,脑子转不过这个弯。

    “你看我像安稳的人?”

    “你只需要做个样子,其余的什么都不用做,你喜欢的那些,我也不限制你。”

    她本来在认真思考,听到这句话反而笑了出来,

    “你说你为了稳定要结婚,结婚了却不限制我稳不稳定,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成北陆自己也不信,只是他决定走这条路时,却只能想到她。

    两人隔着小桌子各有心思,饭菜凉了,天快亮了,萧盷点了一支烟,客厅里朦朦胧胧的,

    “你们男人看女人,一般多久会腻?”

    “你还不清楚,只有最开始那一个月热情最高,往后越来越平静的。”

    “那么长时间!我两星期就腻了。”

    “你不是还在喜欢你那初恋吗?”

    “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人这么多年。”

    “那你喜欢什么?”

    “钱啊。”

    “我人都躺在你面前了,还是想着你那几个破钱。”

    他有些怒,却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那罪魁祸首还陷在被子里胡搅蛮缠,

    “不是你说的吗,一只金丝雀不要了,换一只就可以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脸贴在一个男人身边这么多年。”

    她念这些歪理是总是理直气壮,梗着脖子,娱乐圈那些陋习学了个全,成年后闹得更是离谱,活像平常人家小孩上了大学没人管瞎折腾的样子。

    “你怎么不说话,后悔了?”她作势就要摘下戒指,成北陆突然笑着出声,

    “你还记得你当年为什么进娱乐圈吗?”

    “挣的钱多啊,而且还不累。”

    “所以只是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演戏是吧。”

    “当然赚钱,我不仅演戏,我还做生意了呢,从美容店开始,什么特效公司,戏服租赁,周边餐饮,我赚着呢。”

    她横躺下来,看着窗外太阳升得越来越高,元春新年,她也生出了回忆从前的矫情心理。

    “你刚走的时候,所有人都说我是被你丢下的垃圾,当年多趾高气昂,那是摔得就有多惨,每个人都看不起我,每个人却都要找我去撑场面,他们说我是戏子,却都要借着我的光环来彰显自己的人脉,拉着我说,这是最新的金海棠影后,就是你给我买来的那个奖。”

    成北陆静静听她说着。

    “再后来,我和成襄绪在一起过。”

    “我大堂哥的儿子?你就是喜欢我们家的男人是吧。”

    萧盷笑着,笑意不达眼底,话在口中转了一圈却并没有说出口,短短几句话,时不时就在她的头顶盘旋重播。

    “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成了我们哥们之间的笑话,一个戏子,我付出那么多。”

    “你还真为了个小明星放弃外面的花花世界啊,我看那身材也没多好啊,粉丝还那么多事,玩儿都不敢玩儿,光是分手就要被扒层皮,活该,但我们是哥们,今天为了庆祝你脱离苦海,我给了找了一屋子的漂亮meimei。”

    “我为了和你在一起,和我爸妈闹掰了这么久也都没出去玩,我付出多少啊,你别不知足了。”

    她看向成北陆,明明都是一家人,怎么就出了他这么个异类,还在自言自语,

    “我也算是有钱有脑子的人了吧,你怎么就看不上我呢。”

    “你还有病,脑子有病。”

    她挣扎着要爬起来,成北陆一个箭步压过来,大手卡着她的下巴,低声威胁,

    “从你出道到现在,从拍戏组局到服装珠宝,我在你身上花了几百亿,你想去哪?”

    “你抽什么风我要去……”

    她的嘴巴被压住,两根手指插进口中,

    “你不就是喜欢纸醉金迷的生活吗,我给你,我给你一辈子,你哪也别想去。”

    “你疯……”

    “接受现实吧,这就是上天给你最好的美意。”

    他的声音掺了酒,也就这么把她灌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