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经典小说 - 天涯遍地是芳草(nph)在线阅读 - jiejie,看着我侵犯你吧(对镜)h

jiejie,看着我侵犯你吧(对镜)h

    

jiejie,看着我侵犯你吧(对镜)h



    他是怎么突然变的?

    赵贝贝往后退着,面前的人步步紧逼,直至她退到洗漱台,再无路可退。

    能轻易让人欺负的样子消散,那份稚嫩也不见了,加了半分成熟,仿佛要拿捏赵贝贝。

    事情的发展偏离了路线,赵贝贝扭头,正色道:“我不惩罚了,你出去,我要洗澡。”

    只是睫毛的颤抖却展现出赵贝贝此刻的慌乱。

    “说了,我帮你。嗯?”白明凑近她,他呵气洒进赵贝贝耳边:“jiejie不要对我挥之即去,好不好。”声音低雅,却带着有微不可查地软糯。

    空气往她耳道里吹,赵贝贝赶紧摸摸耳朵想让那股麻意消散,她显然不太自在。

    接着,白明将她抱起,让她坐到洗漱台台面上,身体直接站在她双腿之间,那腿心大开,勉强被浴袍遮盖,白明颔首看着她,眼底柔情似水。

    “你,咋啦?”赵贝贝头后仰一分,妄图拉远和他的距离。

    白明上手扯她腰间的衣带,低头咬上她的脸颊,牙齿闭合,软rou滑出,双唇在软rou上吸吮。

    浴袍散开,女性身体的美好露出。白明的手顺利掌握住圆润的rufang,毫不客气地捏起,rutou几秒变硬凸出,他两指搓起rutou。

    脑袋还在想着抵抗他,身体这时候却生出零星欲望,xue里痒了。

    白明伸舌舔了舔她的唇瓣,屈膝跪在她面前,地面又硬又湿,他却毫不在意,双手穿过她的膝弯。几乎平行的角度他把粉嫩的xue看得清清楚楚。

    白皙的双腿分开着,潮湿的唇rou分列两侧,露出中心的敏感和翕动的xue洞。

    白明倾身,近乎虔诚地吻上阴蒂,双唇蠕动,微张开口吸吮,很快那凸起了硬粒,他用舌尖挑逗它,含在口中拨弄。

    分泌的口水沾染其中,要往下流,他瞬间大张开嘴把大半阴阜裹住,慢慢收口,最后深嘬阴蒂,将全部液体吞入腹中。

    修长食指试探性地插进那紧闭的小孔,缓慢转动。他微低头,含住她的yinchun舔弄,一双手突然抓住他的头发。

    “白明。”赵贝贝叫他。

    “嗯。”

    口中还在舔舐她的yinchun,他便从喉中发出单音节回她。

    “白明。”赵贝贝又叫了他一声。

    这次他的回答变为了手指,甬道产生出点液体,他直接将整根手指插了进去,舌头来回调戏她腿心那个硬粒。

    明显的感觉便是头发被抓地疼了点。

    但他并不在意,反而吃得更加卖力。尚且在她体内的指尖围绕着一处扣挖,湿热的yindao里产生的液体越来越多,部分顺着臀缝下流,落进臀下的浴袍上。

    赵贝贝咬牙,身下的触碰让她欲罢不能,肩上的白色浴袍滑落,她晃晃被冷落的胸脯,自己伸手安抚,抓握圆润的胸,虐待性地揪rutou。

    自己所带来的快感少得可怜。

    被白明勾起的欲望,也该他来解决。

    她夹起腿,将白明的头夹住,依旧被玩弄的xue让她难耐哼声:“白明,我胸痒。”

    骤然被夹住,狭小的空间内面部被她四面八方裹住,白明重重吸了口她的xuerou。耳边响起她娇媚的声音。

    他掰开她的腿站起身,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一侧唇角勾起,他坏笑一下:“jiejie才yin荡。”

    赵贝贝不服气,握住他粗壮的yinjing:“要不要插进来?”说着话,指甲恶意地剐蹭敏感的包皮。

    “嘶——”

    被这一刮,他这下又疼又爽,rou茎在她手中点头。

    白明吻着她的唇,就着她的手、将guitou戳在xiaoxue处,柔软刺激着yinjing,他拉开赵贝贝的手,慢慢捅了进去,媚rou三百六十度呵护着yinjing,独属于性欲的快感让神经兴奋。

    白明手捏上她的胸,侧过的头看到身后镜中女子的窈窕背影,他呼吸一滞,含住赵贝贝的耳垂,声音在口中两侧一齐发出:“jiejie,我好像在侵犯你。”

    赵贝贝收紧xuerou,侵犯?

    白明顿了下,不等赵贝贝回答,直接抱起她,双手托起她的臀rou,踱步来到客厅。

    yinjing随着他的动作,在xue中重重地插入又抽出。

    他将赵贝贝放至落地镜前,两人裸露着身体,性器还连在一起,他抽出rou茎,将赵贝贝转了个身,面对着镜子:“jiejie,看着我侵犯你吧。”

    赵贝贝没搞懂状况,窗帘没拉,明亮的日光让屋子亮堂,她轻易看到镜子里的两个人。

    白明从她身后抬起她的一条腿,阴部大开,水液在那里反着光,然后她看到白明用另一只手握着yinjing在它的xue口磨蹭,guitou硕大,完全看不出能插进去的样子,可她却知道那根roubang全插进去也会很顺利。

    她亲眼看着白明缓缓将yinjing塞进她的体内,双腿瞬间软得没了力气,还是白明一手搂住她才没有滑落在地。

    “jiejie,全部插了进去。”白明在她耳边说。

    赵贝贝眼睛看向镜子,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大棒子藏了进去,藏在她的xiaoxue里,xiaoxue无意识地翕动,yin水滴在地板上。她接着又看到那根大棒子慢慢呈现在眼前,在她即将看到guitou时,又全部塞了进去。

    她抓住白明的手臂,这时觉得他的手臂如此强劲有力,身体酥麻绵软,xue里却得不到满足,她独自耸动臀部,却杯水车薪:“插得快一点好不好。”

    身后白明的笑声荡在她耳边。

    roubang的抽插开始加速,撞地她身体愈加不稳,但xue中却是满足。

    “jiejie的胸,一直乱晃,好色情。”白明说完啃咬她的肩膀,接着又说:“jiejie的逼绞得我好舒服。”

    被重重一顶的赵贝贝呼吸加重,镜子里女人发丝凌乱,两只奶子上下左右地摇摆,xiaoxue被插地可怜,勾连roubang的媚rou被生生摩擦着。

    她感觉什么东西快要到了,头靠在身后的白明身上,口中散发出呻吟。

    啪啪声越来越快,随着瞬间紧咬的壁rou,颤抖的小腹。

    两人一齐射出体液,白明还未射完,直接抽出在空中射了。他快速用手指揉着她的阴蒂,一股一股的yin水喷出,喷在镜子上,哗哗的yin水流下,模糊了镜子。

    白明放下她的那条腿,向外拉扯她的rutou“jiejie,怎么尿了这么多?”

    赵贝贝气喘吁吁,还不望恶狠狠地戳戳他的大roubang,指尖直接沾上了他的jingye:“水多不好吗?”那半软的roubang瞬间再次直立。

    看她慢慢要跌坐在地,白明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当然好,jiejie水多就需要多被cao,看我能不能把你体内的水cao干。”

    他把赵贝贝放在地毯上,就着姿势再次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