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言情小说 - 宋老师的沉沦在线阅读 - 怎么,数数也数不明白?(中,sp注意避雷)

怎么,数数也数不明白?(中,sp注意避雷)

    宋惜年在颜景湛朋友家的私立医院舒舒服服住了两天,赵若水还来看了看他,宋惜年听着对方吐槽颜景湛,时不时附和两句转眼就聊了将近三个小时,直到颜景湛出来送客,赵若水才走。宋惜年又做了几个检查,除了轻度脑震荡以外一切安好,医生说之前的症状是过度呼吸综合症,叮嘱要是之后再出现类似的症状先尽量平复心情,然后把纸袋子套在口鼻处,缓慢呼吸几次就能恢复了。

    闹了这么一出,颜景湛收敛了一天,但也只有一天,周二眼看宋惜年恢复又重新回到学校教课,下课后就又把他接到了别墅。

    宋惜年跟着颜景湛进了屋,二人也不多说,直奔二楼调教室。宋惜年按吩咐去清洁,费了好一番功夫才结束,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脑袋晕乎乎的,累的有点驼背。

    一抬头,宋惜年正对上颜景湛冷冽的目光,似乎觉得哪里不对,站在原地没敢乱动,却还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冷冰冰的注视持续了大概一秒钟,颜景湛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把抓住宋惜年的头发朝地上压。宋惜年吃痛轻声呻吟了一声,被按倒在地毯上,终于明白刚刚的怪异感从何而来。完蛋,他想,他在调教室站起来了。

    “自己脱,跪好”

    一回生二回熟,宋惜年利索脱了衣服,全身赤裸呈标准跪姿,抬头看着颜景湛,有点求饶的意思。颜景湛就这么站着没说话,不加掩饰地从上而下打量着宋惜年的裸体,宋惜年觉得这目光似乎有炽热的温度,自己的胸膛顺着目光一路热起来,一直到微微勃起的yinjing。

    沉默的注视就这样持续了很久,宋惜年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控制不住胡思乱想,几次对上颜景湛直勾勾的眼神,yinjing也随着羞耻感的积累逐渐变硬,最后直直立在身前。

    宋惜年感受着自己下体的变化,咽了下口水,他完全没想到只是对方简单的注视也能让他勃起,浑身的燥热和立在身前的yinjing逐渐夺走了本来应该聚集在疼痛的膝盖上的注意力。他完全不敢再抬头去看颜景湛了,想想自己这发情的yin荡样子就让他耳朵通红。

    颜景湛却也没羞辱他,只是干脆地下了命令“趴下,腿分开,脸朝右侧,肩膀着地,手背在身后,撅起屁股来”

    宋惜年想尽快结束上一个姿势,一连串的命令结束就立刻趴好,动作干脆。但他很快发现这个姿势似乎比刚刚yin荡数倍,圆白的屁股朝着上方高高翘起,两瓣屁股分开,里面浅褐色的菊花和周围一圈泛着粉红色的褶皱完全裸露在空中。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下的物件又硬了硬,贴在地上的脸同时烧起来。

    沿着地毯的短毛,宋惜年只能看到好远处调教室的门,对方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增加了他的不安,脑海里又播放起颜景湛的声音,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惩罚。

    颜景湛本来想拿藤条,但最后还是回去换了软而长的手拍,这狗怕疼,她想。

    “报数”颜景湛的声音把宋惜年从漫无边际的幻想拉回现实。

    宋惜年听到风声,随之而来的是疼痛,手拍打在右侧臀峰,声音很响,力度也不小,打得白屁股上的软rou摇晃颤动。宋惜年倒吸一口凉气,刚张口下一拍已经落了下来。

    “二”宋惜年赶紧跟上。

    “漏了断了都从头数”颜景湛的语气不怎么开心。

    宋惜年不敢触她的霉头,乖乖从头数。宋惜年前面还能忍着痛,连续报几个数,可手拍每次落下的地方完全一样,疼痛自然愈演愈烈,后面的时候只能听到他嘴里溢出的细碎呻吟以及手拍与屁股接触的yin荡响声。

    尽管宋惜年努力扭动着腰向侧面躲闪,每次手拍还是正正好好落在那个已经痛到麻木的地方。右侧臀瓣的臀峰一直被抽到红肿渗血,而另一侧的屁股仍旧雪白干净,强烈的色彩对比衬的右侧屁股格外好看。

    宋惜年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勃起的yinjing早就塌了下来,可怜地软绵绵垂在空中。

    “小sao狗,怎么,数数也数不明白?”说着踩上了宋惜年的头。宋惜年没有缘由地想哭,他突然就感觉委屈极了,伸手就想去抓对方的脚,结果却抓了个空。

    “脏爪子收好了”颜景湛语气里听不出丝毫怜惜。宋惜年依言背好手。

    “最后五十拍,数明白就结束,再敢躲,sao狗的腰也该罚罚了”

    还没来得及讨价还价,宋惜年便觉得左侧臀峰一热,没忍住叫出声来。宋惜年不敢再躲,紧绷着屁股僵硬地趴着,心里庆幸还好换了一侧打。

    宋惜年咬牙数到三十多,中间两次险些断掉,两侧的屁股瓣全一般火辣辣的疼,全像着火似的烧起来。之后每一次他的身体都随着手拍的落下向前小幅颤动一下,绷紧的臀rou和紧缩的菊花全用来对抗不间断的疼痛。颈后的头发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脖子上。

    “五十”宋惜年的声音发哑,带着点鼻音,话刚出口,人已经整个平趴在地上。两瓣屁股都红彤彤的倒是对称。

    “为什么罚你?”

    “我在调教室站起来了”

    “那现在该说什么”

    宋惜年边喘息边思考,半天才不确定地小声说道“罚得好?”

    一声轻笑传进宋惜年耳朵里,颜景湛被气笑了,怎么也没想到好半晌就憋出句罚得好,踹了一脚宋惜年的大腿,说到“你该说谢谢主人赏赐”

    宋惜年支支吾吾说出谢谢二字,后面的怎么也说不下去了。颜景湛也不恼,蹲下给他带上颈圈,连上牵引链。宋惜年本以为今天或许就到此结束了,觉得自己气还没顺过来就被拽着向前,赶紧爬起来跟上,爬动的过程中微微牵动着屁股上的嫩rou,爬行速度不知不觉就慢了些许。

    “别偷懒,贱狗”宋惜年怕再挨打,扭着屁股快速爬过去跟上。

    爬到屋子中央颜景湛常坐的高脚凳和岛台旁,宋惜年被拽起来然后按倒在岛台上,双脚腾空,他慌乱地用手抓住岛台另一侧的棱角才堪堪维持着平衡。

    有力的手扒开他肿起的屁股,用力按了几下藏在里面淡色的菊花,随后蛮横的塞进去一个外面是一圈棕黑色绒毛的小号肛塞。宋惜年被后xue突如其来的疼痛激得全身一抖,双腿胡乱在空中蹬了一下,险些从岛台上摔下来。

    “上去蹲好了”颜景湛又坐回了她的高脚凳上,手里把玩着刚用过的手拍。

    宋惜年翻身爬上了岛台,蹲下的姿势拉扯着臀部的软rou,皮下的伤口似乎又重新拉扯开来,从肛塞传来的异物感变得分外明显。宋惜年疼的簇起眉毛,身体晃了一下,双手急忙扶着身体两侧的地面以防摔倒。

    “腰背挺直,向我介绍介绍你这sao狗的身体”

    宋惜年双腿打开蹲在高台上,脚后跟微微离地,yinjing躺在两腿之间,后xue毛茸茸的肛塞若隐若现。和他正处在水平面上的颜景湛翘着二郎腿,神色闲散。

    宋惜年蹲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如何开口,脸逐渐发热,对上了颜景湛的视线。那是无比平淡的目光。宋惜年竭力想从中看出些喜欢,哪怕是欣赏也好,但对方棕褐色的眼睛让他想起自己在俄罗斯做义工时看到的贝加尔湖,安静而幽深,吞噬掉一切声音。

    静得像打量商品,她一定在计算这商品是否值她付的价钱,她一定在想这个叫宋老师的玩具宋惜年想。但颜景湛还说过她暗恋自己好久了,他又想。那个漫长的拥抱里颜景湛身上淡淡的味道似乎又窜进宋惜年脑袋里,整个将他包裹。她抱我了,她多少是喜欢我的,我不单单是玩具,更不是男妓,宋惜年对自己盖棺定论。

    颜景湛就这样安静看着宋惜年的神情逐渐变得暧昧迷乱,yinjing也缓慢立起来,骤然回神后终于带犹豫抬起左手,指向自己的眼睛。“这是我的眼睛”

    颜景湛抬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赤裸的眼神看得宋惜年又觉得浑身发烫,再抬起头来闪烁的眼睛里分明在喊:爱我!颜景湛爱我!

    享受着宋老师的小眼神,颜景湛的嘴角噙上笑,宋惜年见终于她笑了,不由自主地开心,果然她应该是喜欢自己的,顶着羞耻感一路向下指着介绍,

    “这是……这是我的rutou”宋惜年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咽下口水极小声地开口,细若蚊蝇的话语出口的瞬间,腰下的性器又向前挺了挺。

    “听不见,宋老师”颜景湛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

    宋惜年心下一紧,深呼一口气,带着颤音重复道“这是我的rutou”

    “嗯,继续”

    随着手指一点点向下,宋惜年的呼吸愈发急促,yinjing翘得老高,微微发抖的手指向身体的最后一处。

    “这,这是我的肛门”,宋惜年小心地扒开红肿疼痛的臀瓣,露出紧咬着短尾巴肛塞的后xue。

    “嗯?什么是肛门啊宋老师?听不懂啊,怎么课下也文绉绉的啊,宋老师”颜景湛戏谑地挑起对方的下巴,强迫他和自己对视。

    宋惜年艰难地张开嘴,齿间溢出沙哑的嗓音“这是我的……我的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