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经典小说 - 她杀的在线阅读 - 上床没

上床没

    

上床没



    许骆一走,宋琛就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脸上表情委屈极了,“他是谁?”

    她刚才说的话,他全听见了。

    “和你无关。”她抽出手,准备上楼,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

    宋琛没把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放在眼里,他要的是她的态度,可她连解释都不想和他解释,哪怕她说一句假话哄他,他都不至于这么难过。

    出去那么久,还是和别人一起,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亲嘴没,上床没,他越想脑子里就越乱。

    乔春雪越过他上楼,刚上两层台阶,腰上忽然多了一双手臂。

    宋琛从后面抱住她,和她诉苦:“我在家等了你那么久,发消息不看,打电话也不接,想着下楼等你回来,结果就看到你和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谁一起。”

    “他能有我好吗,有我会舔吗?”

    “松手。”如果不是他还有用,她早该让他彻底闭嘴了。

    “我不松,你杀了我吧。”

    她忽地转头,冷冷地斜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敢。”宋琛讪讪地松开了手,不想挑战她的底线,他承认自己有点被刚才那一幕气昏了头,才口不择言。

    她又不是普通人,不能按照普通人的眼光看待她,万一她和那个人出去只是想捅他刀子。

    这样一想,他顿时豁然开朗。

    乔春雪上楼时,宋琛挤在她旁边问:“你饿了没?你没回来,做的饭都凉了,我回去帮你热一下。”

    “吃过了。”

    宋琛心里把许骆骂了个遍,脸上却笑着,“外面的总没有家里的好吃。”实际上在说野花不如家花好。

    他原本是想在她面前露一手他辛苦钻研出来的厨艺,却不想失算了。

    楼上传来一阵乒哩乓啷的声音,像是有东西落地。

    乔春雪习惯了居民楼里的吵闹,没有在意。

    宋琛不满地皱起眉,他一直嫌这个地方又小又破,怕她赶他出去才憋在心里没有说。

    趁此机会,他靠过去在她耳边吹风:“老婆,我们不如搬出去吧,这里又吵又不方便,不如搬去我住的地方,那里空间大而且隔音,你想干什么都行。”

    比起一个新的未知的环境,乔春雪更喜欢待在她完全熟悉的地方,不是出于念旧心理,而是不希望自己处于被动状态。

    “你想搬出去?那你搬吧。”她抛下他,独自走在前面。

    知道了她不乐意,宋琛默默地闭上了嘴。

    居民楼里有人赚钱后,在市中心或者其它条件好的地方买了房,就会选择把房子租出去,虽然离市区远,但房租相对便宜,因此也有不少人来租。

    租户交不起房租,房东来赶人了,乔春雪上楼后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家具和其它杂物统统被扔了出来,堆在门口,一个身形稍显清瘦的男人抱着东西,可怜地站在那。

    应该是察觉到有人了,他抬起头,朝她看了过来。一双丹凤眼透着风情,皮肤白皙,气质却淡如菊,像是一张白纸上点缀的朱砂,身上有种古典的美。

    与此同时,响起的是房东参杂着方言的普通话:“房租我是给你最便宜的价格,在你后面有好几个人打电话给我等着租房,但是你都已经拖欠我两个月的房租了晓不晓得伐,我也是没办法了。”

    “那两个月的房租你可以不用交了,但你现在必须收拾东西滚蛋,后面还有人等着租呢。”

    大概是因为自己现在的处境狼狈,他脸上露出既尴尬又羞愧的表情,继而避开了她的视线。

    宋琛看见那个男人的第一眼就警铃大作,这种男的连房租都交不起,偏偏脸又是一副典型的狐狸精长相,轻易就能勾起女人的同情心。

    他挡在乔春雪面前,特意在那个男人面前叫了她一声:“老婆,我们回家吃饭吧,再不回去菜就凉了。”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输他人,又不忘整理自己的衣领。

    她驻足的原因只是因为那人看起来有点眼熟,直到看见他瘸腿去捡东西的样子,才确定下来他就是那天让她感到晦气的男人。

    看来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他还好好活着,她不禁为之可惜。

    那张脸,还是死了更好看。

    “走吧。”她说。

    宋琛微微松了口气,想着反正他都要搬走了,以后应该见不到了吧。

    回到家,他看乔怜都顺眼了不少,起码这个继子不会和他争夺乔春雪的“宠爱”。

    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乔怜第一时间朝门口看去,乔春雪和宋琛一前一后地进来。

    乔怜看她进来,迎上去问:“要我去把饭菜热一遍吗?”

    “不用。”乔春雪语气冷淡,脱下外套后,随手挂在了衣帽架上。

    她有些疲惫地躺在沙发上,接着摸出一根烟,要点燃时往身上摸了摸,没找着打火机。

    宋琛走过来,坐在她躺的沙发上,贴心地替她捏腿,同时不忘拉踩:“累了吗?如果是我和你出去的话,肯定不会让你这么累。”

    她抬起腿,一脚踩在他胸前,没脱鞋,高级定制的白衬衫因为她留下了一个黑印。

    她取下嘴上没点着的烟,按了按太阳xue,不悦地从从嘴里挤出两个字:“闭嘴。”

    宋琛一手握住她的大腿,让她搭在自己肩上,手指灵活地帮她疏通xue位,边充当受气包,边替她按摩。

    按了几分钟,他不安分起来,对她说:“你要不要再踩我一脚?”

    乔春雪收起腿,“好啊,我满足你。”

    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她对准他的两腿之间,用力地,踩了下去。

    她一脚下去,宋琛冷汗都冒了出来,表情隐忍,硬是没发出一声痛呼。

    “还要吗?”她故意戏弄地问。

    “不了……我去趟卫生间。”说完,他就姿势奇怪地站了起来。

    乔春雪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会,醒来时,旁边有人在帮她按摩,以为是宋琛,便从他的上衣里摸了进去,手指捏了捏他的rutou。

    她轻轻嗤了一声,骂道:“sao货。”

    在她说完后,那人的身体明显僵硬了。

    视野逐渐清晰,乔春雪也发现了手上的触感不对,宋琛有胸肌,因此胸要软一点,这个明显比较硬。

    她转头,发现她捏的是她儿子的rutou。

    “母亲……”乔怜难为情地看着她,脸颊上染着红晕。

    “怎么是你?”她收回手,指尖却还残留着一些余热。

    在他没来得及回答之前,她又问:“你没去上课吗?”

    “今天是星期六。”

    她想起来了,许骆因为升高三才需要补课,初中有周末。

    “我以为你很累才……”他低着头,欲言又止,身体微微颤抖,像是害怕,又像是另一种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