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经典小说 - 安非他命( 1V1 黑道)在线阅读 - 第84章 赤裸羔羊(H)

第84章 赤裸羔羊(H)

    

第84章 赤裸羔羊(H)



    再走出警署已是晚上十点多,启德机场跑道上庞然大物机械轰鸣声不断,波音客机如同巨兽,咆哮着冲向苍穹,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

    雷耀扬轻轻拉开车门坐进驾驶位,一入内就瞥见副驾座的女人正斜倚着车窗熟睡。

    街灯描摹她嫣然袅娜姿色,靓丽侧颜令他目光也随之停滞,仿佛她早已得道成仙,平时不食五谷,光靠吸风饮露续命。

    但今天她看起来似乎很累,一脸倦容。

    男人心下叹气,并没有着急启动车子扰她清梦,只是小心翼翼降下车窗,点燃一根细长雪茄将手搭在窗沿,与她享受这静谧一刻。

    此时夜间音乐电台里刚结束与听众的互动交流,开始播放起一首古典流行乐,雷耀扬被挪威歌者空灵声线吸引,他放松神经闭上眼,聆听这首浪漫旋律:

    「…The      words      will      never      show」

    (…千言万语都无法描绘)

    「The      you      have      gone      to      know」

    (我所认识的你)

    「If      a      face      could      launch      a      thousand      ships.」

    (如果一张容颜能使千百艘船启航   )

    「Then      where      am      I      to      go?」

    (那我将何去何从?)

    「There&039;s      no      one      home      but      you」

    (除了到你那里,我没有家)

    「You&039;re      all      that&039;s      left      me      too…」

    (你是留在我心中仅有的一切…)

    晚风吹来,撩动他指缝烟草燃亮一粒橙红星火,雷耀扬睁眼望向仍在梦中的齐诗允,心脏颤动频率也在渐渐增快,想要触碰她的情绪已经接近无法抑制的境地。

    把半根烟草灭掉,他凑近女人身旁,俯下肩背吻她耳垂,鼻尖轻轻扫过耳廓留下一阵酥痒感觉。

    齐诗允渐渐从短暂梦境苏醒,但就在睁眼的同时雷耀扬已经与她快要贴面。

    “醒了?”

    低声一问,还没得等到她回应,雷耀扬便用手掌住她后脑,只稍往前轻轻一带,两人的唇便毫无阻隔触碰在一起。

    他吻得很轻,却又带着股霸道十足的占有欲去碾压啜饮,指节在她发缝中来回摩挲,又用另一只手环住她纤软腰身与自己紧贴。

    乐声缓缓飘荡在车内,伴随着车窗外涌入的湿闷,旖旎氛围席卷神思欲坠的感官,男人口腔内的尼古丁气息像是无形藤蔓缠绕彼此躁动心神,舌尖细细密密舔弄她润泽唇瓣,又垂眸注视她眼底渐渐潋滟的晶莹,吻得比罗密欧更深情。

    “唔…嗯…”

    不经不觉,裙身被向上推了好几寸,齐诗允小声嘤咛,感觉到他手开始伸向自己双腿间摸索,坚硬骨节触到腿心中央光滑细腻,轻轻蹭了蹭柔软内裤外缘,又用指腹按压抚弄饱满的花苞轮廓。

    身体条件反射般颤动,但一转头看到不远处的机场警署大楼,街道上时不时还有人路过,女人立刻躲开他的攻势拧眉推拒,将两人隔开一段距离:

    “你们东英的男人都喜欢在公共场合搞事?”

    “雷生,拜托你矜持点,我没这种癖好。”

    等她说完,雷耀扬微微一笑将其慢慢放开坐回驾驶位,他敞开的衬衫领口被一股热风吹袭,秀色可餐的小麦色胸膛跃现眼前,就像是在对她拒绝自己后的某种引诱。

    “乌鸦哥答应赔偿吗?”

    女人将视线调转向前,跟身旁东英大佬聊起正经事,而对方启动车子的同时轻蔑一笑,说得讳莫如深:

    “不把他关够二十四个钟他怎么记得住教训?”

    “没大碍,不用管他。”

    眼色慢慢恢复平静的男人放下手刹单手撑握住方向盘,几秒钟后,车内只剩下引擎声如兽啸,随之一阵极为强劲的推背感猛烈袭来,银灰色波子飞速离开街道,惹眼的红色尾灯随之消失在茫茫夜风中。

    离开启德,雷耀扬载着齐诗允就近回到沙田雅典居。

    刚进门换好鞋,手提包还未放下,男人便从后拥住距离自己不到几公分的女人,力道不轻不重,但能让她整个人靠在怀中受他掌控。

    从细嗅她发香开始,再到舔吻她耳背,鼻腔洇出炽热气息扰乱她思绪,雷耀扬骨感十指慢慢从齐诗允腰间向上聚拢,捧起她圆润乳rou在手心轻轻抓揉,隔着上衣和内里文胸去探寻那两颗微翘的樱珠。

    丝质衬衫的微凉细腻与她柔软雪纺袖面料互相交合,窸窸窣窣摩挲出暧昧音效,让彼此体温一点一点攀升。

    房间内冷气缭绕肌肤,溢出的汗水也在须臾后变得冰凉,雷耀扬用鼻尖在女人后颈按图索骥,衬衫下的肌rou像是暗暗发力一样将她寸寸往自己靠得更紧。

    领口系带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扯得松垮,齐诗允在他胸膛里挣扎,半片饱满胸乳将露未露在昏暗房间里起伏,白软两团被十根手指托举起,耸立在空气里轻轻颤动。

    男人穿着笔挺西裤的长腿抵在她齐膝裙缝隙中央,结实有力的大腿沿着腿心往上,就快与布料下的耻骨亲密接触。

    “雷耀扬…”

    “今天好热…”

    “……洗过澡再做”

    齐诗允呼吸无序,而对方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诉求,只顾从后向前拥着她走至不远处的墙边,又将她调转身面向自己,微微低下头,就着落地窗外投射进房间的霓虹低头观察她羞赧模样。

    雷耀扬两指捻住她下巴一点,令她上仰与自己对视:

    “急什么?中环靓女公关我还没看够。”

    话头在不经意调转到新工作上,可这几天他生闷气都不联系自己,到现在半句解释也没…就想这样一笔带过?

    齐诗允挑动眉睫,故意问得意有所指:

    “怎么?雷生「辉煌战绩」里没有中环style?”

    不出所料被她回呛,雷耀扬淡淡一笑想凑近吻那张利嘴,却被女人扭过头迅捷躲开。

    她侧头靠在墙壁不看他,抱怨和牢sao却抑制不住地外溢:

    “你当时说过酒楼只是当作过渡,等我找到适合的工作再另说。”

    “大男人说话都不算数吗?连这种事情也要跟我生气?”

    “还是因为你是黑社会就可以不讲信用?”

    空气里忽然安静了几秒,雷耀扬无奈,开始顺着她的方向凑过去,用双手捧住她娇小巴掌脸,轻轻叹了口气面对问题:

    “我是应承过你,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清和开业还不到一个月,加上你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真的怕你太累…而且你完全没同我商量就突然决定去上班,是不是有点忽视我的感受?”

    “我知道你被报社辞退很不开心,我也没权利阻止你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可下次再有什么决定能不能同我先讲?”

    “诗允,现在还不是能令我完全放心的环境,万一再出点什么事…你要我怎么办?”

    男人说完后垂下眼睫,有时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紧张过度,可她总能让他提心吊胆不能松懈。

    得知齐诗允去施薇公司任职那日,雷耀扬便立即派人细查,好在没有令他担心的问题,薪水高,公司前景也不错。冷静了几天,本想今晚把车开到白加士街找这不肯向他低头的小女人,谁知乌鸦那个神经病把麻烦惹到差馆,好巧不巧的是,竟让几天不见的他们突然偶遇。

    话音缭绕在耳边半分钟,女人的双眸终于回看住他,她看见他眼底如深海般汹涌,情真意切不掺任何一丝一毫虚假。

    齐诗允默默无言有些无措,自己如今确实是得他庇护才能平安无恙,他替自己承受住的压力她也确实无法想象…

    两人静默须臾,她的目光盯住他敞开领口下的强健饱满胸肌,左侧若隐若现的刺青隐匿着危险信号,那双手在自己脸颊的温度也略微发烫。

    雷耀扬将她拢向自己宽厚怀抱,就像一座山压过来,直到两人距离渐近,让成片胸肌和高大阴影霸占女人所有视线。

    “下次…不要不回我短讯。”

    “…我也会担心。”

    她含含糊糊低喃,说出藏在心底深处的实话,身前男人愣了几秒又拥紧她不由得粲然失笑出声。

    明明是她经常都不答覆自己,他只是这一次有些生气没有立刻回应而已,这女人心眼简直比针尖还细。

    不过好在,她担心自己这句话,听起来比真金还真。

    “嗯。”

    男人沉稳有力地应承对方,紧紧搂住怀中柔软身体数秒又放开,继续保持一点暧昧距离,细看她表情,欣赏她被自己弄得稍显凌乱的衣衫和裙子。

    领口两指宽系带耷拉在她胸口两侧,齐诗允靠墙配合奔雷虎看待猎物一般的灼灼目光,虽然没有任何举动,但她站在那里,就像是诱敌深入的勾引,除了让人心甘情愿沉沦以外,不想另作他选。

    窗外依稀的车流声在耳际交汇,而宽阔客厅一角,情色游戏才刚刚开始。

    上衣纽扣被雷耀扬一粒一粒解开,露出内里绛纱色无肩带缎面文胸,深纵的乳沟被挤出细细长长一条缝,漂亮饱满的弧度轻轻颤抖,连同她清晰的心跳声也一起被他感知。

    他轻轻扯下女人衣领上领结系带,单手抚上她后脊,又单手打开文胸钢扣,再单手脱掉她墨色上衣甩在一旁,温润如玉般的白皙双峰轻轻弹动着闯入眼前,毫无遮挡袭击他视觉,渐渐凸起的殷红两点也随着她心跳开始发颤。

    眼前一幕让雷耀扬喉头暗自滑动,他将手中系带拉成一条紧绷的直线,从她乳rou下方兜住往上勒,勒到两团白腻变形,在他眼前左右晃动,又覆盖住对方乳尖开始上下拨弄,让顺滑雪纺质感摩挲敏感肌肤,让本就勃起的两粒蓓蕾变得更硬更挺。

    “…啊……雷…”

    “别动,把手抬高。”

    话音被打断,齐诗允抓住他紧实双臂想要逃离这般温柔折磨,但雷耀扬却紧扣她双手绕了几圈,绑好后又向上举过头顶,继续低声勒令她不许放下。

    她乖乖站在原地闭上眼,男人吻她额头以示听话奖励,浅尝过她软唇后又转到脖颈位置,舌苔途径她跳动的脉搏,直至到达那片软糯的胸口。

    一只宽大手掌撑住她后腰,整个人倾斜着就靠入他控制范围,雷耀扬低下头,轻而易举便能含住一枚花萼入口嘬弄。

    牙尖轻扯嫩rou,如饿兽一般用力舔吮,又抬起她一边大腿与自己下半身相贴,男人胯间勃发的巨物昂然挺立,即使隔着西裤也能让齐诗允清晰感受到那股熟悉的强劲刚猛。

    乳rou表皮下如电流窜动般麻痒,浓密黑发不断扫过皮肤,齐诗允嘴里轻吟出声,继续享受雷耀扬力度把控到位的吸咬,热涌已在小腹以下徐徐酝酿,沸腾血液与潮欲交织,令她不由自主挺身与他紧贴。

    男人修长手指覆盖在内裤外不疾不徐轻拂,从后往前就着顺滑面料抓揉并未着急进入,摸摸索索的挑逗间,那处敏感地带洇出绵滑水液将一小部分面料晕透,一直沁到雷耀扬掌心。

    齐诗允也觉察到自己失态,她抬眸凝望对方神情变化,双腿轻轻发颤般抖动,而雷耀扬唇角带笑,俯下身嘬咬她丰盈红唇,暂时还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

    最近一个多月确实太忙,已经很久都没有过像现在这样慢条斯理的性事,但他好像对她永远有耐心,也十分钟情与她在前戏中拉长战线持续纠缠。

    手指又勾住裙底纤薄内裤向上提拉,布料几乎陷进rou里,将女人两瓣桃臀勒出性感曲线,齐诗允只觉得被他吻得昏昏沉沉,就如饮酒后的半醉半醒,身子遽然一轻,被雷耀扬抱在腰际径直往浴室方向走。

    进入室内,一束强光蓦地亮起,女人被抱放在浴室大理石台面上坐好,被束缚的双手轻轻遮掩在一丝不挂的胸前,雷耀扬将她柔软裙身向上卷了几截,露出光滑白嫩的双腿向两侧打开,缎面底裤早已被他拉扯得歪歪扭扭,湿漉漉紧绷在饱满花阜外,显得放荡又yin靡不堪。

    齐诗允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羞耻yin乱,双颊在瞬间变红一直延伸到耳根,想要并拢双腿那一刻,又被身前男人撑住膝盖阻止:

    “放松,腿张开别乱动。”

    命令式的口吻,语调却充满磁性温柔,雷耀扬十分懂得如何点燃她羞耻心下的yuhuo,还懂得如何能将这把火烧得更旺。

    他打开她身后铜质水喉,开始一丝不苟清洁十根手指,直至擦干后又站回女人面前。

    看到男人眼底隐匿的熊熊欲念,齐诗允像只待宰羔羊般不知所措,她别过头想要看像别处,却被雷耀扬的虎口卡住下巴与他四目交接。

    他凑近她耳边轻唤她名,却说着令她更加面红耳赤的言语:

    “诗允,我想看你流水,流到我满手…”

    感觉体温好像在一瞬间飙升至最高点,皮肤上刹时泛起一层淡淡粉晕,雷耀扬盯着她羞愤难当模样只觉得可爱,也不给她任何回嘴的机会,低下头又是一阵深情缠吻。

    女人口中呜咽着,想要用绑住的双手去推开这斯文禽兽,最终却只能演变成抱住他脖颈,抚摸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那十根修长手指继续「不务正业」,再次对她腿心被勒到发红的瓣rou展开新一轮攻势,雷耀扬依旧隔着那片湿滑面料抚摸按压还未示于眼前的性器,很快一股水又在底裤中央晕出新的轮廓,渐渐渗出直至向下蔓延。

    但男人完全不给她呼吸的空隙,就像是和她在争抢空气一样地吻,吻得齐诗允四肢发软大脑缺氧,再也无力去对抗他的蛮横无理,吻到她下身不断溢出温热液体,直至臀底小范围的湿了一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强烈眩晕感开始占据感官,雷耀扬摸到她内裤被水液淹没,终于肯放开快被他吻肿的双唇。

    齐诗允眼色迷朦,仰着头向后请求般喘息:

    “雷耀扬…好难受……”

    “我想要…”

    听到这般难得的娇软请求,男人勾起嘴角,又再次伸手抓揉她淋漓花苞,垂眸看她内裤遮挡下更加清晰的rou壶轮廓,两瓣柔脂形状在汁液沁润下显得更加富有诱惑力。

    他用两根手指捻住已经凸起的yinhe,另一根手指找到她xue口上缘处开始搓弄刺激,齐诗允知道他想做什么,于是本能地向后缩瑟身体,却又被雷耀扬大力掌控在原位:

    “还不够…再多一点。”

    “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

    男人贴在她耳畔循循善诱,简直就像是撒旦在对她低语,齐诗允咬着唇觉得羞耻却又期待,思想挣扎片刻,也索性阖上眼让自己彻底释放。

    内裤阻隔着手指与花xue亲密接触,但雷耀扬的双手总能够轻易找到她难以启齿的欲点,而在这其中生出某种陌生的奇异快感,令齐诗允再难自抑。

    只听到浴室内回荡的喘息声渐渐变得急促,时不时的呻吟也如海妖在漆黑无垠深海中对迷航水手的召唤。

    雷耀扬努力抑制身心快爆炸的煎熬,加快手上搓弄频率,观察她神情变化的同时又低头看她泥泞糜乱的腿心,直到齐诗允身体紧绷着用绑住的手抓揉自己耸立的双峰,一声舒爽的长叹伴随着她不停抖动的娇躯飞向云端。

    他垂眸紧盯她那块遮挡物中央,透亮明澈的热液从布料细密的缝隙中涌出一波又一波,嘀嘀嗒嗒从大理石台面往下不停坠落。

    晶莹水珠在地砖上欢快弹动跳跃,雷耀扬眸色翻滚浓烈欲焰,趁势抬手扇拍她一侧乳rou,齐诗允揪住他衬衫婉转哼吟,清脆的声响也还绕在耳边,乳波晃动的同时又从腿心溢出一簇味道yin靡的水。

    失神间,气息快要凝固,男人餍足一笑并不等她恢复理智,只顾将她搂在臂弯中径直往淋浴室方向。

    ——————————————————

    既然气氛都到这了…

    那下章就继续do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