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言情小说 - 少妇苏珂出轨大jiba黑人在线阅读 - 34雪rou人球蜷缩沙发,大掌铲臀悬空,大黑rou狂砸cao哭,如要断

34雪rou人球蜷缩沙发,大掌铲臀悬空,大黑rou狂砸cao哭,如要断

    “呜呜,咿呀,嗯噢噢噢……”苏珂直接被cao得差点断气,痴态毕露的sao泣不已,赤条条雪润润的娇柔胴体,完全被整具高大魁梧,黝黑精赤的黑人雄躯爆压其下的死命狠砸,过分狂cao,简直作梦也没想到,一旦抛下可能把她cao坏的巨大风险的压在柔软沙发上头爆发出真正惊人cao力的强壮黑人,干起xue来竟是如此凶狂野蛮,如此毫无保留,哪怕草原上的真正野兽所进行的只为生殖为目的的火热无尽,激情四溅的野蛮交配,怕也不过如此而已。

    整具赤条条雪润润的丰满娇躯,直接被强壮黑人压得极度蜷缩的如同一颗美rou人球,甚至四条藕臂粉腿想要去搂黑人都难以办到,直是被完全镇压在了柔软沙发上头的动弹不得,只能羞惊交加的媚眸低垂,看着那根粗壮颀长,凶蟒一般的黑人大rourou,激情满满,火热无尽的在她的娇柔媚xue之前暴起暴落的来回抽送,狂野至极的凶猛打桩,每一下的大rou轰击,仿佛都要把她整具雪嫩胴体彻底贯穿的野蛮砸坏,爆破sao逼的捅破zigong,也毫不罢休的继续热烈抽插。

    “不行,不行,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啊……”苏珂一脸失神的还没尖叫完毕,大把大把的火热yin水直接从媚熟roudong狂喷而出,被逮着sao逼狂捅狂撞的爆cao不休的粗壮大黑rou硬生生干得乱泄乱漏的当场潮吹。

    把她生生干喷的强壮黑人,甚至丝毫缓下cao势的意思也没有,只是低下头来,用力咬住两大团紧挤变形的绵软乳瓜上头最最娇艳的那点红梅,甚至不用怎么衔吮就直接咬喷奶水的痛饮起来:“怎么说,按摩得太太还过瘾吧。”

    根本没有等待苏珂回答的意思,丹尼马上又怒耸着整根粗壮火热的狰狞大黑rou,在这口基本已经敏感到只要被他青筋毕露的怒突茎身稍微重划而过,就会泄水不停的媚熟yinxue,毫不懈怠的继续卖力耕耘起来,如似一头不知道疲惫为何物的黝黑大水牛,永不停下脚步的勤奋耕耘这一整块雪润润的肥美田地,疯狂挺耸粗壮巨rou的强塞sao逼,猛撞媚宫,一下下轻易把苏珂花心深深捅穿,又一碾二碾三碾的强撞到底,连那娇嫩不堪的媚宫rou芽,都不知道被砸喷几回sao汁的深埋膣底,酥麻入骨的娇颤不已,被那硬硕如铁的黝黑大guitou,一下又一下亲密无间的火热激撞,轰砸到底的撞得整具赤条条的雪嫩娇躯,仿佛都深深陷入柔软椅面的与大沙发合为一体,如似一只雪rou人椅般的被强壮黑人骑压在上的暴力砸cao,如丝媚眸水汪一片,俏鼻彻底红了的只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激动泣哭,那一声声从娇柔唇瓣之内尖亢吟出的销魂叫嚷,全都满满当当带足了sao痴至极的欢喜欲意,每一声毫无保留的春叫浪吟,仿佛都给了身上的强壮黑人莫大鼓励的一下又一下继续把那野蛮至极的雄伟大黑rou,狠狠暴砸而下的深捣花心,cao穿sao逼的塞满zigong。

    短短半晌过去,苏珂瘫敞着媚熟耻丘的直接被强壮黑人猛撞狠捣数百下的狠狠cao哭了。

    “太太怎么了,不要我继续按摩了吗?”

    “不是,继续,继续啊!”

    大黑rou才刚从媚熟roudong脱离了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痴态毕露的苏珂居然马上猛搐耻丘,剧颤roudong的想要热烈迎合上去,只可惜力不从心的只能瘫在沙发上头娇抖不已,却不知道如此sao痴承欢的放浪姿态,可以让任何一个亲眼目睹的强壮雄性,燃起多么无可救药的凶狂欲焰。

    整根黝黑大rou如化残影的凶狂袭撞而来,野蛮破开片片媚熟yinrou的火热缠绞,直砸娇膣尽头的凶狂爆cao,整圈肥软宫颈媚rou,甚至都起不到任何一秒的阻挠时间,直接就被小拳头大的铁硬大guitou,狠狠撞爆的彻底敞开,却又瞬间有如一整只粉红色的jiba套子般紧紧套在整根粗长大黑rou上的被cao入zigong的彻底贯透,四条雪润润的藕臂粉腿连同香汗淋漓的赤裸胴体,颤巍巍的抖耸不停,羞怯搂实在了整具高大威猛,喷薄惊人热息的黝黑雄躯之上,两瓣香软娇臀被黑人大掌用力铲实的紧紧捏住,最后竟是整具赤裸娇躯如同无尾熊般的挂在黑人雄躯之上的被抬离于空,捣得整管媚熟膣rou狼藉不堪,sao汁乱喷的粗壮大黑rou,用力摆脱片片娇嫩yinrou的火热缠绞,好不容易才在两片肥腻大yinchunsao汁满溢的围拱之下,齐根拔离的脱出xue膣。

    苏珂甚至都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猛然就是一记强壮黑人挟带全身重量,全力下压,凶狂轰cao的大rou突进,砰啪一声巨大rou响的直接把她整具赤条条雪润润的娇柔胴体,在把整口媚熟roudong野蛮至极的彻底贯满的完全插穿,也一起用尽全力的狠狠压砸在大沙发的柔软椅面之上,甚至已经不是单一孤例,自此以后的每一下黑人大rou暴起暴落的打桩激cao,都全然无视了她雪腻四肢是否有缠绞在黑人雄躯之上,只要满铲着她两团香软臀rou,基本就有办法如视无物的把她整具丰满娇躯轻易抬举离空,然后全凭野蛮巨rou的凶狂cao力把她硬生生重新狠狠砸回大沙发上的彻底压砸下来,有如坐过山车般极度失重的惊慌体验,其中敏感欲疯的销魂快美,却不知道徒增几何,啪唧啪唧狠狠轰击在媚熟roudong尽头的强壮大黑rou一记又一记层出不穷,永无止境的野蛮干cao,每一下基本都爽得她媚xue高潮的彻底失禁,完全溃堤的浪水激喷,更是朱唇圆张,艳舌狂吐的声嘶力竭泣喊出来一声又一声的sao痴春叫,比起原本温柔对待尊贵客人,完全有所保留的按摩性爱,屡屡把她弄泄身子,却难以真正止住那羞人sao痒的极度敏感,如今完全是化身凶兽的把整具强壮魁梧,有她至少两倍重量的黝黑雄躯,毫不客气的全力下砸下轰,凶狂猛顶强壮大黑rou的全然塞满整口媚熟roudong,撑挤欲裂的过于绷胀,把整管娇嫩媚rou狠狠撑实成好大一只粉红色的jiba套子般的极限充实,完全把她赤条条瘫软沙发的娇柔胴体,当成了性爱娃娃般凶狂暴砸的野蛮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