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言情小说 - 少妇苏珂出轨大jiba黑人在线阅读 - 55约翰误会欲深喉,大黑rou压鼻贴脸;慌乱挣扎,又遭爱抚全身

55约翰误会欲深喉,大黑rou压鼻贴脸;慌乱挣扎,又遭爱抚全身

    “看不出来太太原来喜欢这样子玩,前几次我都没让太太满足,真是太失礼了。”身后黑人带着一抹隐晦妒意的低沉话语,火热呵在苏珂晶莹耳垂之上,不过苏珂小脑袋瓜基本才被搅成如同一团沸腾岩浆的难以思考,别说是听出约翰话内的不对劲之意,甚至直接是左耳进,右耳出,纯当耳边风的难以留心。

    直到身后黑人把她捏实雪臀,拗过蛇腰的整具赤裸娇躯转了过去,苏珂甚至只是本能换人的同样素手紧搂约翰的壮实大腿,基本与年轻黑人同个等级,魁梧强壮,蕴满爆发力的rou体素质,两条肌束发达的黝黑大腿,轮廓分明的线条毕露,块块汗湿角肌火热跃动,条条紧绷青筋力量内潜,约翰甚至是径自甩着胯下那根明明才刚射过一回精,却已经恢复全盛状态,热力无尽的硬翘朝天,杀气腾腾的向她昂首示威,甚至猛然一抽而下的犀利甩打过来,苏珂直接琼鼻遭压的瞬间火热灌入一大股腥麝满满的磅礴阳息,同时那硬硕如铁,青筋毕露的黑人茎身也猛然朝着她两片娇红朱唇狠狠压实过来。

    苏珂满满失神的如丝媚目闪过一抹难得清明,一双雪玉素手想也不想的全力往前一推,只听得约翰重重闷哼一声,猝不及防的被她推开半步,苏珂也被反作用力激得低呼一声的仰天倒去,这回倒是没有再重新落入身后年轻黑人的火热怀抱之中,布克刚被她完全出于意外的主动嘬rou的吮了一下,好像到现在都还过于震惊的没有恢复过来。

    苏珂直接是拗折赤裸娇躯,夸张贲鼓阴户的朝后瘫倒在地,两条丰满大腿一下子绷得笔直无比的多条如玉青筋毕露在雪嫩娇肤之内的紧绷搐抖,却无法像是不倒翁般轻易起身,而是自己把自己折到快要抽筋的瘫躺在地动弹不得,一双雪润润的修长藕臂朝前长伸,本能想要勾搂面前黑人的结实腰身的爬将起来,却听到一声明显带着几分情绪的低沉哼声,有些不妙的从约翰那凸起无比,代表强烈雄性特征的黝黑喉头蓦地传来。

    苏珂企图吃力挣扎的从地上狼狈爬起,面前的强壮黑人却丝毫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竟直接一个箭步窜上,有如矫健黑豹一般,整具高大魁梧的黝黑雄躯乌云压顶的笼罩而下,把她毫无悬念的火热扑压在地,两条修长腿子直接被左右大掰,几近水平的彻底敞开。

    如果不是这些时日的健身锻炼,她确实有在认真去做,只怕光被这禽兽般的强壮黑人这般粗鲁拗折,已经要痉挛抽筋的造成运动伤害。

    不过如果换另一种角度来说,或许也侧面证实了约翰对她身体承受能力的了解之深,完全是在濒临极限,却又没有真正超过界线的紧紧压搂着她。

    苏珂狠抿唇瓣的连续剧挣几下,理所当然的基本动弹不得,拿火热压实在她赤裸雪躯上的精赤黑人一点办法没有,朱唇微启的正要叱喝几句,竟然马上被约翰大嘴火热强印上来,磅礴阳息激情灌注的狠狠痛吻了好一大顿,直接被吻酥朱唇,吮麻媚舌,小脑袋瓜刹那陷入一片短暂空白的完全难以思考。

    直直不知过去多久,与把她紧搂在怀,压实满满的强壮黑人四唇相贴,双舌缠绞,激情吮吻的口涎互换,甚至直到强壮黑人松开大嘴,苏珂依旧朱唇圆张,媚舌轻吐的悬在半空颤颤巍巍的抖上老半天都无法顺利回神。

    “太太现在想要吃我的大黑rou了吗?”约翰如矫健黑豹般夸张弓起雄胯,杀气腾腾的大rou怒扬,一甩一甩凭空硬翘的热力蒸腾,令人毫不怀疑这根明明才刚在她体内射精的雄伟大黑rou,随时有可能全力破空顶来的又再重重捣入她的小嘴之内,把她cao到深喉顶肺的直接断气。

    虽然暂时纯属脑袋瓜里毫无事实依据的纯粹臆想,不过苏珂真的觉得这即将要真实上演,甚至只有比她想像得更加凶狂,更加粗蛮几分,情不自禁的心头惊慌,娇躯剧挣起来。

    实在想不到方才迷迷糊糊之间,被两个强壮黑人夹心爆cao的干到半昏半沉,一不小心替布克含了guitou的嘬吮一下,还不慎吞入一小口火烫烫的稠麝jingye,直到现在都说不太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滋味,却被面前黑径自认为什么她好这口的欲要强来,简直不知要找谁说理去。

    十分遗憾的她的全力挣扎,在多年健身有成的强壮黑人怀中,基本难以起到丝毫挣脱作用,光是整具高大魁梧,热力磅礴的黝黑雄躯压实在上,就让她全然动弹不得,哪怕紧绷娇躯的激烈弹搐,也只是火热蹭挤着黑人雄躯,加倍敏感不堪的酥麻入骨,约翰也一下子敏锐感觉到了她的反应,忍不住笑了起来:“太太果真是……”

    约翰也不说明白,只是粗鲁不堪的火热大掌,一下又满铲上苏珂两团雪嫩娇臀之内,长指朝着媚熟耻丘用力刮划几下,甚至都没有入侵更加敏感的娇柔媚xue之中,只是厚实指腹沿着尖翘勃挺的媚熟蒂珠重重按压几下,苏珂直接难以消受的媚眸瞪直,朱唇圆张的泣叫出声,毫不受控的连续激搐耻丘,强鼓媚户的敏感喷泄出来好几股的腻热yin汁,全都打射在粗鲁不堪的黑人大掌之内。

    “太太这么敏感,下一步该先做什么,我真是都快不知道了。”约翰发自由衷的感叹说道。

    “你……你……唔咳咳咳……”苏珂才刚被玩泄出汁,又亟欲反驳黑人话语,一口气不小心没喘顺的剧烈呛咳起来,倒是把约翰以及布克都吓了一跳,马上一前一后的把她搂扶起来,让她瘫躺在布克胸口,两边雪腋敏感不堪的被从后挟实,如同一只大rou娃娃般的任凭两名强壮黑人又揉又捏,按遍全身的也不知道是爱抚成分多点,还是真正在替她理顺气息的认真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