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同人小说 - 【原神乙女】角色x你代入向炖rou短篇合集在线阅读 - 穿越后和执行官大人结婚了(执行官散初登场,平行世界魂穿设定)

穿越后和执行官大人结婚了(执行官散初登场,平行世界魂穿设定)

    你们三个维系了一种巧妙的三角关系

    游戏背景同居3p,是等边三角形,含万叶x你,散兵x你,万叶x散兵,请务必注意避雷!

    你≠荧,可代

    当你和万叶神情疲惫地从深渊赶回家吃饭时,流浪者早已将一桌丰盛的饭菜准备就绪。你被深渊新增的怪物折磨得浑身酸痛,看见他出门迎接你们的身影,就要朝他身上一瘫。

    你抱着他“嘤嘤呜呜”地撒娇,不肯从那个香软的怀抱里起来,最后还是万叶催促着你们别在门口折腾了,先进门再聊,这才放过了毫无防备被你们塞了一嘴狗粮的阿圆。

    等你们入座餐椅,还戴着围裙无比贤惠的老婆大人熟练地给你们两个盛了满满一碗饭,边忙碌地招呼你们动作快点吃完了就去洗碗,边检查着你们两个人身上有无受伤的痕迹。

    同居这么久以来,各自关心的视线已经不再遮掩,万叶注意到人偶少年正在扫视自己的全身,露出了个好看的笑容,主动伸手拉过人的衣袖坐在自己身边。

    “阿散吃过了吗,跟我们一起吃点吧。”

    人偶早已对白发少年这个黏黏糊糊的爱称免疫,朝他抛去了一个无语的眼神,意思是自己不用吃饭,你们吃饱就好。

    显然这是今天把他自己留在家里不开心了,不然平时只要你们两个人露出这种撒娇攻势,人偶每每都会败下阵来,不管是什么都能磨到他同意。

    你和万叶对上视线,交流着该怎么把“猫咪”给哄开心了。你放下碗筷换了个位置挪到流浪者身边,脑袋趴在餐桌上委屈巴巴地看着他:“这次的深渊很难嘛,而且新增的怪物有百分之九十的风抗诶!”

    但那人只是不屑地抬头盯着身边的白发少年:“那你为什么还要带他去。”

    万叶尴尬地笑笑,牵过流浪者白嫩的手放在掌心中捏玩,用眼神示意你继续哄人。

    显然这个理由并没有那么让对方不能接受,你没皮没脸地从背后抱住人偶纤瘦的身体,下巴搭在他肩上黏黏糊糊地说:“为了拿奖励嘛,没有万叶,你前同事的队伍怎么办啊。”

    “你的意思是,宁愿让他和那个蠢货在一个队里,也不愿带我和他一起下深渊?”

    你的后背瞬时冒出了一片冷汗,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戳到了那人的雷点,在惩罚的暴风雨来临之前,十分自觉且熟练地躲到白发少年的背后可怜兮兮地开口:“我错了我错了!下次我一定让你们在一队里,还请珐露珊前辈来给你们当辅助!”

    你的额头被人偶结结实实地弹了一手指作为惩罚,还好对方无意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力道收敛了许多,你的脑门上连一个浅浅的红印都没留下。

    你知道这是心软的小人偶已经不计较你们把他独自留在壶里的事了,顿时又舒心灿烂地躺在了沙发上,枕着贤惠漂亮老婆的大腿,享受他为你们准备好的水果餐点。

    饭后你和万叶决定用猜拳的方式选出今天谁去收拾洗碗,这是某天在轮流到自己做值日时,聪(jiao)明(hua)的旅行者,也就是你本人想出来的法子,没想到一提出来好脾气的少年竟然也答应了。

    一时间你感觉自己就是在仗着万叶脾气好而让他迁就你的任性,不过既然他都答应了,你再不占这个便宜就显得你有些不识趣了。

    可没想到自那之后你连连惨败五天,第六天的时候你忍不住问万叶会出什么,少年说自己会出拳头,你自信满满地认为这是个圈套,经过内心一番精密的计算后,你最后出了剪刀。

    但没想到,万叶那小子诚实地竟然真的摆出了拳头……

    “旅行者看起来真的很喜欢洗碗。”

    从客厅那边传来了少年略微感叹的声音,彼时流浪者正将洗好的墩墩桃切片,冒出粉嫩汁水的桃rou被送进了少年的嘴里,一些顺着人偶指关流下的汁水也被少年牵过手尽数舔去。

    你愤愤地听着他们的话题从调侃你的“明明我都说会出拳头了,她还是摆出了剪刀”到一些日常发生的琐事,比如家中的物资采集,最后再到一些夜晚三人的房事……

    之后的内容你给紧急打上了马赛克,因为你不太想在厨房里听到这种奇怪的话题,这会让你自己也变得非常奇怪。

    不过好在幸运女神也并不只眷顾着枫原万叶,在你人菜瘾大地输给他八局,洗了八天的碗后,终于在今天赢下了他。

    感天动地,你几乎像是打败了天理般喜悦地流下泪水,然后开始享受你前几日总是羡慕得不行的,和亲亲老婆之间饭后的闲聊时光。当然这件事的关键就在于要大声且让厨房中的人听见,在另一人苦于洗碗的时候,说些让他觉得羡慕的话题。

    你躺在流浪者的腿上,从今天达达利亚给你带了冬钓的新鲜鱼rou,到魈从璃月给你带来了一捧清香的清心。

    你洋洋洒洒流水账似的给流浪者播报今天遇见的事,听得厨房里的万叶不仅没有任何“羡慕”,反而还为你提心吊胆起来,真想说你是真一点心眼都不留,什么都敢对那位醋坛子提……

    果不其然手上喂你水果的动作停了,你疑惑地睁眼一看,正对上身上人向你投来的阴暗危险的视线。

    “咳咳、先不说这些了,来说点今天打深渊的事吧。”

    话毕,流浪者的脸更黑了……

    你毫无防备地被那人换了个体位压在了沙发上,对方满脸不爽地捏着你的脸颊:“既然你说得这么开心,不如来做点更让你感到快乐的事。”

    身上的衣服被那人轻车熟路撩起,流浪者的手穿插过你的腋下,在你的身侧找到了衣服的固定扣,随后两三下便轻松解开。

    他的唇磨着你锁骨上的肌肤,手掌在你的胸前拢聚着乳rou,在毫无遮掩的胸部将脸埋了进去,吮吸你身上的味道。

    即使你们互相之间早已做过无数次,但在饭后这种时间点做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况且万叶还在厨房洗碗,你们竟然瞒着他躺在沙发上就搞了起来,未免也太……

    “你在不专心想些什么?”流浪者从你的胸rou里抬头,你移目发现自己的两团乳rou上已经被那人用力且色情地吮吸出了不少暧昧的印记,此刻他一边问着你,一边还用手指将两颗小巧的红果捏在指间把玩,从乳尖上传来又痛又麻的感觉,身体瞬间被带起了一股奇异的快感。

    你捂着嘴忍着不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这个举动让流浪者感到不解,他挪开了你的手掌,移身与你对视:“在家里为什么还要忍着?叫出来,我爱听。”

    可你视线朝厨房那边移去,意味不言而喻,他嘲讽般在你的胸rou上狠狠咬了一口:“怎么,这么想着枫原万叶,一个我还不能满足你吗?”

    说完,你的衣服被对方粗暴地从身上扯了下来,带着今天被你们忽视的一股怒气,人偶用力地分开了你的腿朝外摆成了在他面前全然展露的姿势。

    下身柔软的xue口早已在对方触摸身体的时候就自觉分泌出了体液,对于性爱无比熟悉的身体没有反抗地任由人偶对自己上下其手。流浪者的手指撩开了你的内衣,直到你的身上一丝不挂,他倾身贴着你交换了一个深入绵长的吻,带着一丝安抚意味地用手指在你一张一合的xiaoxue上打转。

    分泌出的爱液打湿了他的手指,想要汲取些什么的xuerou讨好似的紧咬着人偶轻轻探入的指节。在被侵入的瞬间,你略有失神地抬高了脖子,流浪者的手指颇有节奏地模拟着性交在你的甬道里抽插,时不时分开了些手指间的距离扩张,激得你泛出一阵抑制不住的呻吟。

    柔软的xuerou饥渴难耐地不停裹着修长纤细的手指,但没过多久体内就感觉到一股空虚的寂寞。跟以往在体内驰骋的性器相差甚远的尺寸,实在不能满足已经被惯坏的你。

    你忍不住摇晃着屁股,夹紧了xue道,搂着人偶的脖子在他耳边一声声诉说着渴求。

    “老婆……亲亲老婆……快点呜……快点……”

    你胡乱亲着流浪者脖子和脸颊上的肌肤,主动伸手摸向对方也已经勃起的下身,软瘫的手指用不上力气,在对方裤腰处一阵乱摸,想要解开却越急越解不开。

    人偶笑着牵过你的手帮你解开了他自己的裤子,蓬勃胀大的yinjing抵在你的掌心,你被泪水模糊的视线让你看不清那处的具体大小,但以往的经历能够让你想象出人偶的性器究竟如何。

    流浪者的yinjing是带有一些粉嫩的,即便在性爱中使用过数次,那处的颜色也依然没有变深,外观称得上一句“秀色可餐”,不知为何那人就连生殖器都生得十分好看,可见创造者确实在他全身上下都下足了工夫。

    那根秀色的yinjing在你的抚摸下又胀大了一些,随后被他的主人抵在了你的xue口处,一上一下地摇晃着他的腰肢磨动着。

    “呜呜……别玩了我……快、快点……”

    你咬着对方的肩膀,主动挺腰去含进那根挑逗着你的性器,不过流浪者向后一仰,下半身离开了你的身边,你被那人的动作弄得疑惑地睁开了眼,只见对方撑在你身上脱去了自己碍事的和衣,一身黑丝的装束将你的腿缠在了他的腰上,下身抵着那处流出泊泊黏液的xue口瞬间挺腰插进了大半根。

    你被突如其来的侵犯折腾得叫出声,随着那人没给你适应的时间,抱着你的腰立马大开大合地顶弄了起来,你一声声破碎不成调的声音忍不住地从嘴里溢出。

    流浪者cao得很凶,在你身上发泄着醋意和怒气似的,每一次都朝着你最为敏感的那一点顶去。

    “等、啊哈哈……好酸呜呜……”你的腰被那人用力地抬起,后背被抱离了沙发,这个姿势更方便了对方的侵入。

    人偶每次都全根没入后再次抽离,接着扒开你的xue口再次整根插入。你还没被插几下就尖叫着在对方揉着你的阴蒂往体内那一点狠狠撞去时,xue道绞紧着侵入的yinjing达到了高潮。一泊泊温热的体液浇灌在胀大的yinjing上,流浪者被你绞得冒出不少冷汗,他拍着你的屁股让你别这么紧张。

    你本就还处于高潮的余韵中,被他顿时来了这么一下,又控制不住得激起了一波小高潮。下半身抽搐得挂在他的身上,承受着少年捏着你的腰rou,一边俯下身吮咬你的rufang,一边缓慢地再次顶弄你的xue道。

    胀大灼热的yinjing在体内一次次地撞开抽离,流浪者的精囊随着撞击的动作拍打着你的屁股,交合处早已黏糊成一片不堪入目的yin靡景象。

    你的腿颤抖着快要夹不住那人的腰,每次从他的腰间滑落,都被对方再次用力地抬起,最后索性懒得再管你的腿,干脆朝两边摆成M字型地压下。

    你瞬间感受到从胯间传来的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这个姿势对你而言就是强行开筋开胯吗?

    流浪者朝你体内用力顶撞的动作被强制叫停,你用力拍着他的胸,哭着跟他说腿太疼了,让他换个姿势。但他似乎不明白这个姿势究竟难受在哪里,以往万叶跟他做的时候尝试过很多次,这个姿势很方便zuoai,也方便彼此接吻。

    你恼怒地瞪着他,人偶的身体和人类能一样吗?!

    流浪者翻了个白眼,无奈地只好将你的腿抬在肩膀上。身下的动作一下没停,那人越加用力地探索着你体内深处的甬道。

    被cao得烂红乖顺的xuerou细细密密地裹紧着体内的那根。流浪者的吻落在你的脸颊上,将你流下的泪水尽数舔去,双手不停抚摸过你全身裸露的肌肤,每一处划过的地方都像是激起了一阵电流。

    他的手指捏玩着xue口往上的阴蒂,指甲轻轻抠弄着敏感的小豆,又用两根手指夹着那处,指腹用力地拨弄。一会儿小心轻柔地对待,一会儿又用手指粗鲁地拔玩,全凭他的心意。

    你几乎被他全身玩弄得失声,身下的xue口像是坏了一般不停地流水,在对方越加粗暴的动作下,你意识到人偶快要高潮了,于是主动夹紧了他的腰,手伸到两人的交合处,捏着他快速抽插撞在你xue口的囊袋,边亲着他那张漂亮精致的脸,边哭着在他的顶弄下再次xiele身。

    大股的jingye抵着你深处的宫口射了出来,xue道中满满都是流浪者的jingye,那人即便是射精了也不愿从你紧紧绞着他的xuerou里抽身,塞在你的体内不让jingye流出,低下头在你的额头上细细亲吻着。

    你的乳珠被那人再次叼在嘴里,牙齿轻轻磨着那颗被玩得通红的茱萸,你大口喘着气一时半会儿还没从剧烈快乐的高潮中回过神来,下半身的黏腻让你一动就感觉到体内满涨的jingye在流动。

    迷迷糊糊中你再次被对方给翻了身,yinjing抽离的xue口留下了大滩浓稠的白浊体液,还没流完就又被勃起的yinjing给塞堵了回去。

    你下意识地呜咽了一声,趴在沙发上任由身后人再次对你侵犯。

    恍惚间你听见厨房的水声被关停,万叶擦着手从厨房出来,你被人偶干得失去意识只会大开着腿挨cao的模样被他尽数收入眼底。

    “怎么不等我就开始做了?”白发少年略有吃味地将你抱进怀里,在你被折腾得可怜兮兮的脸上安抚似的亲了一下。

    流浪者并未因为万叶的到来而停止下身侵入你的动作,他将你从白发少年的怀里拉扯了回来,锢着你的手腕撞开你的屁股,被cao得烂红的xue口因为他后入的动作展现在人偶的眼底,他掐着你的腰,喘着粗气顶得一次比一次深。

    你只能张着嘴被快感折磨得放声尖叫,下一秒嘴唇就被另一个少年含住了,溢出的唾液被白发少年舔舐去,被玩弄得没有一处完好肌肤的乳rou也被那人奶白色的双手聚拢捏玩。

    万叶含进了你那两颗早已被流浪者玩弄得红肿不堪的乳珠,一下下宛如小狗舔奶般爱抚着。

    你感受到少年牵着你的手来到了他勃起的下半身,隔着和衣的布料一下一下蹭着你的手掌,但你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被身后的人偶冲撞的下半身。

    酥麻的xuerou再次被满涨的jingye冲刷过时,你的意识陷入了短暂的沉寂,昏睡间你听见万叶和流浪者在说些什么,随后身体被人轻柔地抱起,似乎是带你来到了楼上的卧房。

    关于三人睡觉

    其实尘歌壶里面你们三个人都有单独的卧室,而且还是你为了祝贺他们两人搬进来的那天,特意将礼物摆好打扫干净才邀请入住的。

    不过细想你们交往至今,那两人似乎基本没在他们的卧室里住过……明明自己房间都有你高价买回来的柔软的床铺,却偏偏喜欢跟你挤在一块儿。

    你总是被那两人挤在中间,虽然左拥右抱都是美人真的非常惬意,但睡多了你就觉得身上哪儿哪儿都酸痛得很。

    你原以为是自己床太小了,容不下三个人一起睡觉,于是又跑去须弥买了张加大的乳胶床。不过后来你发现根本不是床大小的问题,那两家伙就是喜欢跟你挤着睡。

    你为了自己优质良好的睡眠跟他们沟通交流了一番,三个人最终达成了协定,轮流当睡在中间的那个人。

    当你夹在那两人中间睡时,流浪者总喜欢霸占你大半边的身体,要么就是枕着你的肩膀,要么就是头锤在你的胸上,总之你发现自己绝大部分睡不好的原因就是来源于流浪者……

    而万叶总是安安静静地握着你的一只手,与之十指相扣。他似乎并不介意你的注意力全被喜欢任性的人偶吸引,有时在你熟睡感觉到不适时,还会主动将人偶的身体往旁边摆一些。

    次数多了之后你们三个都能找到让彼此舒适的角度,万叶会窝在你的颈边搂着你的胳膊入睡,而流浪者睡着的时候就像个毫无防备柔软的婴儿,喜欢黏在你的怀里。

    你被两个少年富有安全感地黏在中间,周围飘散着那两人身上枫叶与樱花的香味,一觉睡醒映入眼帘的就是两张美丽诱人的脸庞,那一刻称作是“天堂”都不为过吧……

    夏天的时候你们会更喜欢让流浪者睡在中间,人偶比起普通人类略低的体温,很好地缓解了夏日炎热的温度。

    你扒开人偶贴身的衣服,将脸蛋尽情地贴在那人身上,流浪者的身体不仅伴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柔软的肌肤和微凉的体温都让人爱不释手。

    万叶也喜欢从人偶的身后抱着他,少年的手抚摸过人偶身上白皙嫩滑的肌肤,从精瘦的腰肢一直到滑腻如玉的大腿,最后你们两个都会被对方红着脸给拍走了在他身上揩油的手叫停。

    人偶天然的降温体质让你们度过了一个舒心的夏日,到了冬天情况又有了变化。

    比起流浪者微凉的体温和你根本不怎么产热的身体,少年浮浪武士年轻健康的rou体就成了你们冬日里的香饽饽。

    到了冬天,你和流浪者就会像两只懂得取暖的聪明猫咪,乖巧地窝在少年的身边将冰凉的手掌贴在他的身上。

    万叶有时会无奈地进行一些无用的小小反抗,但你们两个就当没听到,依然坏心眼地把少年火热的身体当作是天然的取暖炉。

    你喜欢抓着万叶一边的胳膊,然后贴着自己身上的肌肤,哪里觉得冷就往哪里贴。而流浪者则喜欢整个人睡在万叶的身上,你们两个如果觉得温度不够还会往对方身上蹭,结果就是常常把年轻气盛的枫原先生蹭出一身火气,后果可想而知,你们又会度过一个互相黏糊的夜晚……

    大部分冬日的早晨,万叶都会在一片沉重的窒息中醒来,睁开眼映入眼底的是你和流浪者趴在他胸口睡得正香的模样。

    少年会笑着将你们安放在柔软的床上,在你和他的脸颊上各落下一个吻后,起床给你们去准备简单的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