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同人小说 - (综主咒回)O sole mio 我的太阳在线阅读 - 接127章--呪いと鬼神々(上)(摩羅X宿儺)

接127章--呪いと鬼神々(上)(摩羅X宿儺)

    自“出目次郎”被继国十真从近江接回来后,这五年来,继国十真心中便有一种微妙的不安感,就好像有什么要发生一样。

    出身贵船神社的宝辰院借了法器和灵场占卜了几次,只能得出模糊启示——继国一族未来会有无可避免的灭顶之灾。

    为此,他们也一直在做准备着。

    只是这一天比继国十真所想的时间,来得有些早了。

    还好,早在接到了继国缘壹最后的行踪后,他们大部分人的妻儿们已经在回娘家或投奔亲戚的路上。这大概是他们这些父亲、儿孙,唯一能为他们的家人做的事情。

    在这期间,透过曾经教导他们剑术和呼吸法的炼狱家,继国十真与鬼杀队的产屋敷一族联系上了。他们承诺派来几个时日无多的斑纹剑士前来支援,至于代价……

    继国一族,包括继国十真自己,就是最好的代价和诱饵,不是吗?

    “鄙人大概会是继国一族最后的当主吧……?”

    如果他的后代能够幸运的苟活下来的话。

    “趁机斩断我们血液中自相残杀的咒……或许也不错。”他和香川山吹的孩子…至少不会像他这样。

    那个自称是最强的大猫,应该能将他们平安送出纪伊吧?在纪伊大部分区域已经化作以此地为中心的灵场之际,离开纪伊,远离这片已经化作蛊盅的区域,是最安全的选择。因为一旦他启用了那张底牌,「规则」下会让他优先攻击自己的血亲。

    所以…

    “不要再用这个姓氏了啊…就算做个没有姓的平民活下去也好…”

    不过,似乎…好像也会有些遗憾呢。

    他大概是见不到他跟香川山吹的孩子,成为他满意的对手,成为统治这片土地的女王的那天了。

    *

    永正17年二月下旬

    有田郡津木地区铁轮城附近继国一族据点

    春分那日得到的坏消息,像是将好不容易驱赶走的冬天提前到来,又或像是倒贴在春寒一样,让所有人的心灵被寒流给萦绕。

    无他,因为这个消息便是侍奉位于东国的另一支骏河继国氏的仆从拼死传出的消息。听说带队袭击的便是已经变成鬼,长着六只眼睛的继国族人。

    ——不仅是日之呼吸,鬼王也在恐惧着诞生继国缘壹的继国一族。

    ——而继国十真二者兼备,其他作为继国缘壹孪生兄长继国岩胜的直系后代们也是如此。

    但即使到现在,这一代的继国们仍然没有团结起来,抵御他们共同的外敌的想法。除了彼此之间分散的领地的缘故,还有他们也忙于在这战乱时代杀出自己的未来。

    被作为支流的继国十真压制的继国宗家便是如此,继国元月因为被汤浅党围攻主城这件事,被迫出家,继任的独子继国林月成为傀儡当主,实际权力被赤筑继国氏的心腹许斐长彦,东真宗和稻毛重显三人把持。其中,只有许斐长彦出自代代服侍平氏的海洋豪族庶流,掌控着继国一族部分海军之外,东真宗和稻毛重显全部出自东国势力一派。

    但毫无疑问的,作为继国一族从南北朝时期铁轮城使用至今的城堡,此时已经只剩下了象征意义,军事和政务处理的权能已经被原属于畠山氏居城的广城和远在高野山地区的鹧鸪峡馆、赤筑山城瓜分。

    铁轮城主继国林月的侧室红之前卧房的已经亮了半个晚上,房内的少女正在与陪嫁的侍女筠女交谈着。

    “鬼杀队那边传来的最新消息,这几十年变得安分的鬼,在缘壹大人死后,再一次变得躁动活跃了。”来自津木氏的红之前放下毛笔,将墨迹未干的书信放到一旁,用石镇纸压上,“南朝时期分裂出去的那一支被岩胜大人找到了,全军覆没。”

    “袭杀所有知晓日之呼吸的人…那么我们不是很危险吗?大殿(注1)刚好都符合条件诶。”筠女知道她们虽然不姓继国,但同是继国一族的身份,他们注定无法独善其身,“怪不得…鹧鸪馆的北之方夫人(注2)失去联系有一段时间了。”

    “也许那时候父亲应该坚定的支持元月大人吧…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红之前有些悲观地说道,她的目光落在自己写的家书上,将信件卷成纸卷,塞入绑在一只憨态可掬的善知鸟脚上的细竹筒,接着打开窗户,让它飞走,“自从岩胜大人在几十年前抛弃继国一族,随后堕落成鬼开始,我们早就知道这一天的到来了。”

    “变成鬼的老当主……不是有专门杀鬼的鬼杀队吗?为什么……”

    “人类是因为有了呼吸法,才变得短时间能与鬼抗衡。”

    “倘若那鬼会呼吸法,甚至会诡异的异能之术呢?”

    红之前是悲观的,正因为当年她的曾祖父津木月殖曾与继国岩胜一同在野外遭遇鬼,最后不幸被杀,她并不相信在鬼前来灭门的时候,他们所有人能够反抗。

    特别是,继国一族宗家的据点对于变成鬼的继国岩胜来说,从来不是什么隐秘的地点。

    “可是…可是…我们只是女人呀,只要投降的话……”

    在看见信使飞到她看不到的地方后,忽然间,红之前面上表情沉静了下来。她的眼睛里多了些什么。

    ——算了吧…终究是到这个时候了…该履行我作为津木家女儿的责任了,终究要对得起这个姓氏啊。

    “…筠女啊,不要与恶魔讲人伦道德,那是人与人之间才有的东西。”

    “我们面对的,是以人类为食物的鬼。”

    红之前拿起自从嫁给继国林月后,便在再也没有拿起过的长刀,平静地转身。在她们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有着六只猩红鬼眼,穿着紫色调小袖袴,身形高大的红发恶鬼。

    是他们继国一族前代当主,抛弃了继国一族的家业,又背叛鬼杀队,堕落成鬼的继国严胜。

    不…现在是黑死牟了。

    “妳…月殖的…后人?”

    六眼恶鬼的手里抓着一个两女十分眼熟的女人,那是继国元月出家前一天的新纳的侧室,嫡系已经被赶出纪伊的前守护代金吾家的长女畠山印子。

    “她…她们也是继国一族的!她们知道那些继国一族使用呼吸法的人在哪里!求求您放了我吧,大人!”浑身是血的畠山印子抬起妆容哭花了的脸,惊恐的尖叫着求饶,“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红之前冷冷地瞥了一眼不像个出身武家之女的畠山印子,眼含不屑。红之前所出身的津木氏本身就是继国氏的分家,也是继国一族的组成成分之一。

    左右都是死,不如死的有价值一些。

    “畠山印子,别忘了妳的儿子也是一个继国!”

    “妳闭嘴!妳懂什么啊!”被黑死牟扔在地上的女子恶狠狠地瞪着她,“如果不是你们继国一族拉着汤河一族、玉置氏和野边氏反叛,我怎么可能沦落到这种地步?我想活着有错吗?”

    “妳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努力!为了活下来,我亲手杀了我的孩子啊!!”

    “我们是纪州人,而你们畠山氏效忠的是足利幕府和北朝的伪王。”

    黑死牟看也没看地上疯魔到引着自己杀了丈夫和儿子的女人,他甚至对红之前这个在他眼里孱弱不已、连呼吸法都不会的女人没什么兴趣。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杀掉自己的后人和所有会呼吸法的武士,谁背叛了谁,这并不是他所在意的东西。

    黑死牟只想知道那个从其他鬼临死前传来的记忆里,长得与他有些相似,却使用着不久前在他面前去世的弟弟继国缘壹所开发的日之呼吸的青年在哪里。

    他的后代竟然使用着那个人的呼吸法…

    窗外的一颗老柏树上,一只漆黑的鸟影一闪而过。

    *

    伊都郡高野山地区杨柳山鹧鸪峡馆

    继国十真驯养的善知鸟和鬼杀队派来的鎹鸦,一前一后的送来了位在有田郡的继国一族根据地遇到食人恶鬼袭击的情报。

    在他接到情报的时候,继国十真正在和突然回到鹧鸪峡馆的香川山吹“讲道理”,只不过一个因为理亏,用的是嘴,所以几乎快被拳脚“讲道理”的对方给说服了。

    “山吹?妳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继国十真有些头疼,是物理上的头疼。刚才一见到他,香川山吹就一拳揍了过来,命中他脸颊。

    早在正月过后,继国十真便陆续以探亲为由,几位妻子带着孩子和护卫,回到暂时不属于继国氏领地的娘家。香川山吹也是如此,她本该带着长女茉爱和手下一支精锐前往淡路,接管继国氏的谱代家臣,嶺氏新训练的水军,与野心勃勃的天雾山城主隔海相望对峙的同时,压下三好氏的小心思。

    “十真,你这个混蛋!打算把我支开对吗?”

    “…为什么这么说?”

    继国十真只是想要赌一把,赌那个老祖宗将主要目标放在他的身上,而不是香川山吹这个时日无多的女人身上。虽然…香川山吹个人的状态比继国十真好很多,一点也看不出因为斑纹只剩下几个月寿命的模样。

    “我二哥手下那些姓继国的接二连三地遇到袭击,无故失踪…共同点是出事之前曾经听过安富家主的兄弟,英春住持半年前的讲经。”

    “瞒着我抓人,还把朝颜她们和孩子们分别送走,十真,你想干什么?”

    “……好歹我也是山吹姐名义上的丈夫,和孩子们的父亲啊。”

    “你少来,你这个会抢孩子点心,把恶作剧推给孩子,闲着没事干就把他们弄哭之后溜走的家伙根本不知道「父亲」是什么吧?”

    “又没人教我这个。”继国十真躲开香川山吹踢过来的腿,跳到一边的柜子上蹲着,“这些年以来,我一直用驯养的善知鸟监视着缘壹祖父,掌握他的行踪。大概正月的时候,缘壹祖父找到了那个男人…”

    “谁…什么!缘壹大人去世了?”

    “嗯。其实缘壹祖父活到现在才去世,已经帮我们争取很多时间了。”倒是尸体被那个男人给带走安葬了,那个男人有这么好心吗?

    继国十真这些年来,已经从与炼狱家,产屋敷一族和一个名叫珠世的女人的通信里,知道了鬼王因为畏惧曾经差一点杀掉他的继国缘壹和他所创造的日之呼吸,躲藏起来几十年,就连鬼的活动也变得少了起来。

    继国十真很早就预见了继国一族的灭顶之灾。

    “所以,我对外一直宣称只有鹤龟那个孩子,并把他交给了出身强大国人众的安宅沙罗抚养。如果我死了,安宅氏就能借着立他为继承人的名义获得我的领地;若是不死,我也能通过过继,反过来将嫡系缺乏继承人的安宅氏收入囊中。”

    将鹤龟作为明面上的靶子,还有利于继国十真将其他子女送走,藏起来。

    “生命都有危险了,还在想这个?你这是把那个亲娘死了的可怜孩子当作靶子吗?”香川山吹不高兴了,她又伸手过来要掐继国十真,再次被躲开,“他那副病恹恹的模样,你就不怕鹤龟先给安宅氏的人害死了?”

    “不会的,有人…比我更在意他,况且,他继承了乌涅梅的术师天赋,没那么容易死。”继国十真指的是几天前被他支使出去的“出目次郎”,就凭借对方不加掩饰的举动,他已经发现了对方对鹤龟的在意,“如果这都不行的话…死了就死了吧。”

    这时候的继国十真只当作“出目次郎”对乌涅梅有些心思,在乌涅梅死后,对鹤龟爱屋及乌了。

    “乌涅梅小姐会从三途川对面游过来打你的。”虽然香川山吹也不喜欢乌涅梅那个眼神古怪的女人,但至少那个女人也照顾了他们很久。

    “管她做什么?而且,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剩下看命了…倒是阿和那里需要妳劝劝她。”

    继国十真跳下柜子,往堆满各种白色兽皮垫子上一靠,将自己埋在软垫上的绒毛里,发出心满意足的喟叹。他睁着宛如落日一样的橙黄色双眼,盯着方格天花板上的木纹。

    “山吹,我们是人类,不是不会疲惫、能够一直再生的鬼。呼吸法只能让我们短时间获得超人一等的力量,配合着剑气,能够与鬼抗衡…对付一些劣鬼还行,对付祖父大人这种有呼吸法加持的顶级食人鬼,甚至鬼王…呼吸剑士在他们面前是毫无意义的。”

    继国十真想起的是产屋敷一族的回信里对于二者技能的介绍…超高速的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大范围攻击面积,远超普通鬼和妖怪的再生速度…对付他们唯一的方法还是太阳的能量,或是一瞬间爆发出能够消除或净化他们身体所有血rou组织的能量。

    巫女的破魔之力,不够快且过于绵软,如果是平安末期那位大巫女翠子或许还可一试;将鬼王放逐到异世界的方法他也考虑过,传说中能够开启冥道的妖怪死神鬼和风xue诅咒都是能将异物放逐到异世界的方法,但前者是行踪不明的妖怪,后者的拥有者在数年前死在白峯天狗的袭击下,还不知道有没有留下后代,况且,万一让鬼王异世界得到机遇,变得更强归来,会变得更麻烦。

    继国十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无法长时间使用日之呼吸和妖术的,因为日之呼吸产生的日焰不仅能烧掉他体内微弱的咒力和灵力,还会针对他体内作为使用妖术媒介的“血”。

    该怎么办呢?

    不…或许可以试试改进先祖曾在相马古内里与阴阳师大战时候,所用的妖术饿者髑髅(注4)。在那个术的基础上,将其中几句咒语调换,删除,或是增添新的节段…也许可以通过预设咒语在某个器具上,就像乌涅梅曾经给他看过的嘱托式帐钉那样,将二者分开…

    继国十真陷入沉思,橙黄色的眼睛时不时划过如流星火雨一样的流光。

    “理论上,应该可行。在纪伊灵场内,让宝辰院他们在高野山灵场范围内,以鹧鸪峡馆为中心布置灵力小结界。”可惜乌涅梅死了,否则乌涅梅对于结界术的理解可比作为社家的宗氏和藤白铃木氏来得深刻的多,架设出来的结界也更加的稳定,“以我们继国一族的嫡系成员作为饵,将祖父大人或是鬼王引入鹧鸪峡馆,然后以继国的血液激活我供奉在鹧鸪峡馆神龛的神宝「潮涸珠」,让宝辰院和徹也君发动妖术,抽干小结界内所有的水分。”

    鬼如果失去生命赖以为生的水,让鬼的身体完全抽成“鬼干”,那么那些鬼还能活命吗?

    “我不太懂这个。但是十真大人也在「潮涸珠」的效果范围内吧?”香川山吹想到了这次偶然在海上见到了继国十真那两个最为年长的jiejie梅姬和桃姬,那两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因为以人类之躯使用妖术,如今衰老成老妪的模样,“十真大人的身体…还撑得住吗?”

    “无须担心,早在修习日之呼吸之前,与潮涸珠作用相反的神宝「潮满珠」便先被宝辰院藏在我的身体里了。”加上他长期身处于灵场范围内,利用神宝引灵力补充身体的情况下,他的生命力流失的速度比其他兄姐们慢多了。

    潮满珠(水之玉、满珠)和潮涸珠(火之玉、干珠)是神代传说中龙宫城的神宝,曾经被海神绵津见授予女婿山幸彦。相传神功皇后征伐三韩的时候,随军的狗奴国女神蒲池媛用这两个神宝潮水的涨落,引导皇后军取得了胜利,并用宝珠抽取海人族的血液。这对宝珠在神功皇后凯旋后,被放在纪伊的日前宫。十多年前,这对神宝被接到贵船明神荒御灵启示的宝辰院取走,最后落入继国十真手里,用来稳定他的身体。

    继国十真虽然可以使用日之呼吸,但这个几乎是所有邪物克星的呼吸法,同时也会压制甚至损伤他们这类龙蛇之血活跃的妖术使用者,加剧生命力的流失。这两颗宝珠是被宝辰院分别放在继国十真的灵魂和躯体内,不仅起到保护作用,还能分别增强妖术和呼吸法的释放。

    而如今,继国十真在宝辰院不知晓的情况下,将藏在身躯内的潮涸珠取出,作为吸收场内灵气的阵眼。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那个阴暗的颓丧男(出目次郎)怎么办?你把他故意支开,他会偷偷躲在阴暗的谷仓角落里咬着衣角哭的吧?”香川山吹毫不客气地抢了继国十真最大的靠垫,在他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茶壶,仰头就喝,“我说啊…你们男人都是笨蛋吗?”

    ——她这个傻弟弟就看不出来那个偷窥狂想被他睡?那双湿润的桃花眼里面的潋滟春水,多到要溢出来了。

    反正都那么熟了,睡一下解决生理和心理需求也不是不行。

    香川山吹打了个酒嗝,放下原本装了药酒的茶壶,臻首一歪,便挨着继国十真的肩膀。

    “好难喝的酒…想喝小米酒…”

    “毒蛇泡的酒,乌涅梅生前的房间里翻出来的。”

    “难喝死了!小十的口味好烂!”

    “酒窖里的酒都是山吹姐偷喝的吧?”

    还是一样呢,又菜又爱喝的香川山吹…换作以前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要吐槽了吧。

    但几年前开始,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有点安静呢。

    “现在的他啊…我不相信。”

    “虽然小时候写的出目君被山吹姐揍到哭到打嗝的模样很有趣,但现在的这个…我比较想看他脸上的假笑消失,露出气急败坏的脸。”继国十真摸着下巴,面带愉悦地说道,“应该会很好笑吧。”

    “太自信可是会翻船的…如果「潮涸珠」失败了呢?”

    “不要紧,那东西原本就是为了清理杂兵,尽可能重创其中强者的。我也不认为那个男人会这么简单死掉。”

    继国十真抓过一边放着珠宝的桐木匣子,手摩挲着一颗翠绿的珠子,对着窗外照进来的光瞧着。

    早在建立属于他的主城和居城的时候,世代传承祭祀之法的宗氏成员便已经在整座杨柳山布置下源自兴世王的献祭之术。

    以那几个和他敌对的同胞兄姐的一切,换取短时间内体内稀薄的「龙蛇之血」完全激活。

    “我取回潮涸珠后,会退往山上,带领所有20岁以上的斑纹拥有者对敌。”继国十真顿了一下,接着补充道,“我联系了产屋敷一族和炼狱家,因为我是目前为止,明面上唯一一个日之呼吸的使用者,也没有在那些鬼面前暴露斑纹…那个胆小的东西(鬼王)足够谨慎的话,估计不会亲自过来,来的人应该是祖父大人和他麾下足够强力的鬼。”

    “如果鬼王……”

    “那就集整个灵场之力,以毁掉灵场为代价,提前把那个东西给召出来,拖延到太阳升起。倒是山吹姐,妳…”

    继国十真本想让香川山吹带着阿和离开,去找被他支开的五条悟,至少在那个兴趣是变成猫的咒术师身边,她和“女主角”会是安全的。

    香川山吹抓住继国十真袖口上露先挂着的玉珠,顺着那玉珠,握住继国十真灼热的手腕。

    “我不会离开的,十真大人。我是日之呼吸的知情者,同时体内也有四分之一的继国家血液,老城主大人是不会放过我的吧。”香川山吹少见的露出温婉的微笑,像是暮春初夏里在山间开得一层又一层、在山风里摇晃的金黄色的山吹花,“”

    “他的鼻子应该没那么灵…而且妳是女人,观月女当主之后的老家伙们可不赞同家族里出现女武者。”否则按照继国一族热衷内乱的鬼习惯,香川山吹的祖母不会被远嫁到赞岐,而是招婿继承她父亲的领地。

    毕竟香川山吹的祖母津木宜姬可是那一代津木氏族人的翘楚。

    “别在这种时候才意识到我是个女人啊,而且,真正该跑的人应该是您,您是主君,而且…。”

    “领地没了可以再打,同伴没了就永远失去了,山吹。”

    *

    在接近高野山地区的地方,去而复返的“出目次郎”将钱币递给了马车夫。他没有去管马车车厢内放着的行囊,而是驾轻就熟地快速来到了高野山外八峰的外围,挑了一条林间小道,不紧不慢地向山上走去。

    “那么…接下来是更改这个大阵的基底了…哎呀,差点忘了这个,要先把结界取消掉,才能让鬼找到这里。”

    “出目次郎”一阵自言自语的,在树林里缓缓前进着。他在其中一个石灯笼上摸了摸,一道常人不可见的蓝黑色光芒一闪而过。

    “藤原纯友制造出刀枪不入的将门公的蛊术,小真要好好的品鉴一番,玩得开心哦。”

    “对了,还要布下一个让那只麻烦猫妖不能进入的帐…白毛蓝眼的配色真是令人心生厌恶呢。”

    一队七人的僧兵打着呵欠,在领头的少年武士的带领下,从子继峠半山腰的哨岗下山,正巧碰上了正在上山的“出目次郎”。巧合的是,其中两人勉强还算是“出目次郎”的熟人,自称自己还俗了的僧人法真和领头的继国果月。

    “次郎先生?”继国果月见到来人,有些讶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次郎?你不是北上,随着绿萼夫人和两位少爷去能登探亲了吗?”

    穿着缁衣的法真摸了摸自己头上长出来的毛茬,一脸疑惑。他对于“出目次郎”在高野山陷入警戒的时候出现在这里感到有些奇怪。

    但直到现在,继国果月和法真等人谁没有怀疑出现在这里的“出目次郎”。

    “次郎先生来找都满的吗?他现在应该在兄长大人身边。”

    “不是哦,在下只是在找一些东西,准备一些东西,以及,取走一些东西。”

    继国果月和法真没听出“出目次郎”的意有所指,只当对方回来办点事。

    “这样啊,但是现在高野三山已经开始封山了,馆主大人刚下的令。”法真想了想,从腰间解下了信物,“你如果要进去的话,只能先转道极乐桥,从不动坂口进山…庆惠,你来给次郎先生领路。”

    “哦,是吗?多谢。”

    吉川庆惠从队伍里出来,对出目次郎微微颔首,行了个合十礼。

    “出目次郎”看了他一眼,手指在袖子里动了动。吉川庆惠只是一个普通的和尚,没有修习法力,也不是咒术师。虽然“出目次郎”并不担心所谓的封路和重兵把守,他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回到继国十真所在的城馆,而是为了破坏掉各家在主峰杨柳山周围设下的防护。

    几人别过,各自往自己的目标走去。

    “出目次郎”和吉川庆惠走后不久,继国果月和法真等几人走着走着突然七窍流血,悄然无息地倒在石阶梯上,气息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