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同人小说 - 【食物语男少主all】空桑情史在线阅读 - 约稿:鬼城麻辣鸡

约稿:鬼城麻辣鸡

    因着上一次在笑面匠百戏团的舞台上饰演仙人起舞广受好评,没过多久,百戏团的婆娑仙再次向桂花酒发来邀请,希望他能在洛阳上元佳节的歌舞庆典上代表笑面匠登台。

    虽说素来自视甚高,但美貌与舞姿都能获得如此欢迎,桂花酒自然愿意往洛阳走一趟,唯一不满的便是——

    “你竟然拒绝吾的邀请?”特意来找伊衍,想让他陪伴自己同去洛阳,却不想他竟以公务尚未处理完毕作为托辞,桂花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明媚的紫晶杏眼,“你可知,吾从未受过拒绝!也不接受拒绝!”

    “这不也是没办法嘛,谁让管理司这大过年的也不肯放过我呢?”坐在宽大的书案后无奈的耸肩,伊衍笑望着装扮得格外妩媚动人的月宫美人既惊愕又气恼的眼,将面前一大摊公文推给他看。“喏,还有这么多没来得及处理,我恐怕今夜连元宵都得在书房用了。”

    “吾不管!你必须陪吾去!你已经许久没陪过吾了!”想着自己特意换了伊衍所赠的新衣过来,他不光连赞美都没有一句,还继续说着公事,桂花酒气得直跺脚,走上去便要拉他。

    桂花酒本就生得气质清冷、容貌出众,又长期得月宫灵气的滋养,周身自有一种飘然出尘的仙气。可此时那张清丽骄矜的面孔却因气恼而涨得通红,倒比平日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更加惹人怜爱,伊衍顺势握住青葱般的手指,将人拉坐到腿上。

    “呀……”猝不及防之下,桂花酒险些没坐稳,忙不迭抬手紧紧搂住伊衍的颈脖,发出一声惊魂未定的轻呼。望向满含笑意的冰蓝眼眸,他娇俏的皱了下眉,坚持道:“你陪吾去洛阳,就现在!”

    对待诸位空桑美人一向纵容,伊衍并不介意桂花酒的任性,反而将他搂得更紧些,凑近纤细姣好的颈脖去轻嗅他身上馥郁的桂子香气。正如桂花酒说的那样,他已经很久没有与之亲近了,如今美人在怀,自然有些心动,遂抬手轻扣线条优美的下颌,往柔润饱满的唇瓣吻去。

    “嗯……“久不与伊衍亲热,才一被温热的薄唇吻住,桂花酒便不自觉嘤咛出声,软软依偎到他身上。格外热情的吐出舌尖任由伊衍吮吸,伸手捧住俊美的脸庞,他含糊轻哼道:“吾才不是为了这个过来的……吾是为了……”

    “知道,是我想桂儿了。”不等桂花酒说完便将那张心口不一的嘴牢牢堵住,伊衍掀起他的裙裾往包裹薄薄亵裤下的纤白美腿抚去。掌心不紧不慢摩挲着温热柔软的肌肤,没摸几下便瞧见月宫美人主动张开了双腿,他低低一笑,将手探入热烘烘的腿心,用指尖去描绘那口胀鼓鼓的rou鲍。

    “咿呀!”身子因腿心突如其来的酥麻敏感一颤,久不经欢爱的雌xue也因此生出阵阵痒意,桂花酒难耐轻喘一声,情难自禁的拱了拱纤细的腰肢,将腿敞得更开了。

    手指隔着轻薄的布料往rou鲍当中压了压,感觉一丝湿意传到指尖,伊衍低头看了看,只见柔白的薄绸亵裤上已洇出了一缕湿痕,显然是怀里的美人已经情动了。两指贴上鼓胀的rou鲍轻轻打转,他眯眼看住不自觉泛起迷蒙之色的紫晶杏眼,低笑着问:“要我伸进去摸吗?”

    “要,要……你快……”以往欢爱时尤为喜欢被伊衍爱抚雌xue,当下仅是若有似无的碰触便已让桂花酒有些急不可耐,顾不上再提洛阳之行,双臂急切缠绕住宽阔的肩膀,唇瓣紧贴含笑的薄唇胡乱磨蹭催促。

    不过,他爱美,舍不得花了大力气的精心装扮就此化为乌有,催促过后又气喘吁吁道:“别弄皱了吾的衣裳!”

    当然清楚月宫美人只要关乎美貌,凡事都会求一个十全十美,伊衍轻笑答应着,将精致的裙裾再撩高一些,用灵力在他亵裤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裂缝,顺势将手伸了进去。保养得极好的肌肤细腻柔软,尤其是那口粉白的rou鲍,摸上去犹如一团凝脂,触感极佳,他两指分开那道沁着湿意的rou缝,用指腹去摩挲两片红艳柔嫩的花唇。

    “唔啊……好舒服呀……”在rouxue传来的酥麻快感中绷直了颈脖,一声娇软愉悦的轻呼从涂着口脂的红艳唇瓣中溢出,桂花酒迫不及待的低下头去,双眼直勾勾的正被伊衍按揉着的那片嫩rou,兴奋得不停喘息——他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看着伊衍揉弄雌xue。

    显然也知道月宫美人这个癖好,伊衍用灵力凝结成一小面圆镜,悬浮在他腿间,方便他能将腿心的风景瞧得一清二楚。做完这些,他用拇指将已从花唇中冒出尖儿来的脂红蒂果推了出来,不停的摩擦挤压,很快便把那颗圆润饱满的果实玩弄得俏生生的挺立起来。

    “舒服么,桂儿?”在越发浓郁的桂香中亲了亲泛着异样嫣红的俏脸,伊衍两指时而划拨柔嫩的花唇,时而勾弄鼓胀的rou蒂,另一只手轻轻抓握着在腿上难耐扭动的翘臀,轻笑着问道。

    “唔,当,当然……你总能弄得吾好舒服……呀,花蒂,还要爱抚……”望着圆镜中清晰倒映出的一切,桂花酒喘得越发急促,红艳的舌尖无意识的舔着嘴唇,紫眸泛着迷离的水色。当看到一缕清亮的汁水自湿红的xue眼中滴落下来时,他抬头看住伊衍,微蹙着眉不满轻喘:“吾的美xue已泌出了香汁,你还不快将手伸进去抚慰吾么?”

    虽说每次听月宫美人这番说辞都略感好笑,但伊衍仍遂他所愿,两指抵入嫣红的xue口。这口xue早已在无数次的欢爱中被调教得极好,即便生疏了许久,依然无比湿软,很顺利的便将两根修长的手指吞吃了下去,啜吸出隐隐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