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经典小说 - 局部地区强降雨在线阅读 - 偶遇

偶遇

    

偶遇



    “你们班陆问岚,这个月已经请了两次家长了,马上将迎来第三次。”赵蓉站在办公桌旁边,拿起了桌上的保温杯,“芜老师,摊上这么个孩子算你有福了。听说这小子一三五在学校惹事,二四六在外面惹事。他那个帅哥叔叔不管吗?”

    开学不到一个月,请过两次家长,前两次貌似都是陆问岚家的保姆来应付的。他家长的电话常年打不通,家校联络群的联系方式留的是陆砚怀的电话。因为今天家长还是不接电话,所以她也只能打给陆砚怀了。

    芜茵叹了口气,轻轻摇头:“也管过,不过他叔叔工作也很忙。”

    “对了芜老师,说起帅哥,你和男朋友最近怎么样了?”赵蓉手臂撑到办公桌的挡板上,“你别说我八卦,上午我看董主任在楼道里打电话都点头哈腰的,应该是下一学年的赞助又拿到了吧?你男朋友现在可是董主任和我们刘校长最大的金主,下午不是还开会说让老师们准备公开课随时应对领导和金主们检查吗?”

    芜茵正在批作业的手不禁慢了下来。

    贺知延吗?从那里搬出来也快半个月了,生活又恢复到以往的平静当中,几乎快让她忘记了在别墅的时光。那天他的神情看起来确实很伤心,否则也不会突然就放她自由了,大概是觉得再继续讨好她也没意思。

    不过虽然时机有些意外,结果却在她的意料之中。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注定会有分开的一天。

    芜茵手中的笔继续动了动,含糊着开口:“分手了。”

    赵蓉差点被保温杯里的水呛到,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猛料。但这种事毕竟还是个人隐私,她忍耐住了继续打探的冲动,低头安慰道:“啊……没事儿芜老师,男人嘛,没什么好留恋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芜茵笑了笑,没接她的话,有些头疼的用红笔顶端顶了顶自己的额头。

    陆砚怀在电话里听着像正在开车,听到她的话以后似乎将油门踩到了底,估计陆问岚今天免不了要挨揍。

    头疼也没用,她把陆问岚的开学检测成绩单放到桌上,从桌前站起了身:“赵姐,去食堂吃午饭吗?”

    “我不了,减肥,吃根玉米就行了,”赵蓉摇头,“你去吧,今天食堂有红烧rou。”

    一楼的高三学生刚刚用完餐,大多数都已经回宿舍休息了,教师窗口的餐量还剩不少。她上班两天以后才想起来餐卡里还有起初被贺知延充进去的钱,充进餐卡的钱没办法取现,导致她开学这小半个月只能把餐卡给另一位老师用来换现金。

    等攒到差不多的数就一次性给他转回去。

    不过今天那位老师没在,芜茵扫了一眼窗口中的菜:“阿姨,要半份土豆烧茄子,一个馒头。”

    “上班那么累,多吃点菜嘛,”阿姨低头舀了一大勺到餐盘里,“一个烧茄子能要好多钱啊?多吃点。”

    这个阿姨每次都会偷偷给她多盛菜,芜茵轻轻点了点头以示感谢,带着餐盘走到了教师用餐区。刚刚坐下没几秒,陆问岚就从餐厅大门口锁定了目标,直接冲到了她的座位前。

    芜茵手上的馒头还没咬一口,眼前的人已经“砰”的一声把头磕到了桌子上。

    芜茵抬头看他,继而淡定地低下头夹起菜:“磕头也没有红包。”

    “老师,你救救我吧。你别让我叔叔来了,他会杀了我的,”陆问岚双手抱紧自己的头,“实在不行,你让亭抒jiejie来也行啊,她起码不会杀了我。”

    芜茵见他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亭抒管你叔叔叫哥,你管亭抒叫jiejie,你论的是什么辈分?”

    “这不重要,老师,重点是我叔叔他真的会杀了我,”陆问岚一脸悲愤地看着她,“老师,只要你别让我叔叔来,我生当衔环,死当结草,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芜茵险些被他气笑了,将口中的烧茄子吞下去才开口:“考试的时候不见你记忆力这么好。这次是年级主任点名强调必须要你家长亲自来一次。如果是小事就算了……问岚,你倒是说说你把楼道消防箱打碎以及把董主任办公室门牌涂成黑色的理由是什么?”

    陆问岚正欲开口说什么,忽然觉得背后升起一阵不可明说的冷风。一种熟悉的恐惧蔓延至心头,他哆哆嗦嗦地回头仰起脸,正撞上来人冰冷到极点的眼神。

    “叔叔。”他咽了口口水。

    芜茵也没想到陆砚怀会这么快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他低头看着陆问岚的脸,没有说话,阴沉沉地看了他几秒才向餐厅门口指了指:“滚到餐厅外面站好,等我和芜老师谈完我们再谈。”

    陆问岚犹如看到了死神,大气也不敢喘,快速从座位上弹起来跑到了餐厅外面。

    陆砚怀看着人的确滚了出去才走上前,解开西装下摆的纽扣坐到了芜茵的对面。他神情已经缓和了不少,目光掠过她餐盘里的菜:“你平时也吃这么少吗?”

    “不是很饿,”芜茵松了一口气,“问岚的事情我还没有问清楚,或许他这么做也有理由。但是消防器材的损坏学校规定必须照价赔偿……”

    提起陆问岚,他的眉头就紧紧皱起来:“我明白,下午我会按照原价将赔偿款转到学校账户里。”

    今天的菜不太合她的胃口,再加之被人盯着也吃不下去饭。芜茵草草吃了几口就收了餐盘,陆砚怀见她起身,抬手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芜茵接过来才发现是一瓶果汁。

    “开车过来的时候想到你可能在吃饭,顺手就买了,”他声音缓了缓,“一瓶果汁,应该不算给老师送礼物?”

    芜茵道了一声谢,回头见陆问岚正以两米相隔的距离跟着他们走,正要说什么,却被身旁的人打断。

    陆砚怀侧头看她,像是在斟酌什么,极为慎重地开了口:“听亭抒说,你和贺知延分手了。如果不冒犯的话,我能问一下有这回事吗?”

    芜茵没想到他会开口问这个,毕竟自从她上一次表达过拒绝的意思以后,陆砚怀很有礼貌的再也没有提过类似的话题,她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不冒犯,是分手了,”芜茵点了点头,但立刻道,“我们还是说一说问岚的事情吧,他……”

    两个人迈上教学楼的楼梯,步子一前一后。

    “比起解决陆问岚这块朽木的问题,我现在更急于知道这个答案,因为我等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他步子停了停,侧头看向她,声音忽而轻了很多,“芜茵,所以说现在,我可以追求你了吗?”

    楼道上方渐趋传来的脚步声在此刻停住,随后声音慢慢放大。芜茵头疼地抬起头,正对上董方平面如猪肝的脸。他身旁的人正站在上两级的台阶上,冰冷的目光居高临下地看着楼梯下的两个人。

    乔裕站在最右侧,提着公文包的手一抖,仿佛认命般微微闭了闭眼睛,随后再次睁开眼。

    “……”

    秋风扫落叶后的寂静在不大的空间蔓延开来。

    贺知延的视线缓缓地看向楼梯下的两个人,目光一寸一寸地将芜茵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在看到她手中的那瓶果汁时,他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冷笑,随后侧头看向身旁的董方平:“贵校的教师和家长习惯在楼梯口谈话,看来教师办公室需要扩建一下了。”

    董方平尴尬地笑了笑,看着贺知延没有按原定的路线转弯进入二楼而是向下走,也只能跟着往下走去。

    贺知延目不斜视,与刚刚居高临下的扫视不同,现在仿佛根本看不到眼前的两人,一言不发地从她身侧走了过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芜茵感觉自己的脊背都随着这气氛僵了僵。她正欲向上走,蓦然听到身后人的脚步停住。

    “好久不见啊,芜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