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腐书网 - 言情小说 - 盈盈天上艳在线阅读 - 代价

代价

    “据传,弱水是无边无际的海,与其它地方的海不同,它运应天时而生,并孕育了属于自己的管理龙王。”

    茅屋里,两具赤裸的身体裹在一起,男子脸上带有欢好过后的好晕,神色复杂。

    怀中女子无力的贴着,一副餍足的样子,手里还握着那物什,湿答答的撸动,不管男子嘴里说什么,她都有一搭没一搭的应承着,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个时刻的温存,叫做“交心”的过程。

    盈盈顺势问到“龙不都是天生的吗?”

    “弱水不一样的,它是死水,无法渡,只有无欲无求之人才能到对岸修成正果。”

    盈盈不知道什么叫无欲无求,不过只要夫君再身边,有情饮水饱。

    眼皮沉重,身上也汗淋淋的,不管怎样,这些天他们有了欲望就做,要不是因为游弋头上还有几个戒疤,他们过果像真夫妻一样。

    烟气氤氲,身体变得轻盈,徐徐中看见一笔直身形,只觉得熟悉,等到拨开烟雾,只看背影,盈盈就知道那是燕南禧,他只着一片单衣,没有华丽的配饰,比起记忆中还削薄些,见到盈盈一眼不发,眼睁睁地看着,他还如以前一般神采奕奕,只是眉间紧缩的眉头,让盈盈不知道怎么开口。

    “盈盈,跟我来。”

    “我不要!”

    盈盈只好转身就跑,她不能回去了,她有专属于自己的人了,天上是个没有人伦的地方,到底把她当什么呢?制造阴水的容器?

    这是梦,燕南禧主导的,所以每当停下,燕南禧的身形总是停在她面前。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这么久不回来,不想见见祝春江吗?”

    盈盈愣住了,确时好久没见他了,虽然这些日子提心吊胆,期望天上的人不要找来,如果来的人是春江,那或许有挽回的余地。

    “跟我来,有人要见你,至于你留不留,没人逼你。”

    燕南禧这话说的毫无温度,直愣愣的执行命令,隐在黑暗中,明明是面无表情,却觉得冷淡,身体飞起来,很快来到一处仙地,开了门朝地下走去,水淹没了小腿,蹚水而过,终于结束了黑暗,四周燃起烛火。

    待适应了眼前,终于看清,祝春江被关在牢里,四周都是水,尾巴上还残留着血迹,几根狐尾脱在地上失去了光泽,还有一些泡在水里。

    “春江!”盈盈急忙迎上去,春江只仰躺在那,看那样子,心疼极了。曾经记忆中,春江总是最漂亮的一个,如今他嘴唇发白头发胡乱粘在额头,这得吃了多少苦。

    “他怎么了?”盈盈见春江紧闭双眼,唤他好久,只是眉头微蹙,难以回应。

    “他犯了天道”。

    一阵威压袭来,燕南禧不卑不亢的跪下行了大礼。盈盈回头一看,这是凡间庙里供奉的女人,也赶忙跪下行礼。

    “你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而受罚的?”

    那女人身着华贵,走在水牢里,并未浸湿,自然要高人一等,居高临下。

    威严的声音再次说道:“他九尾身为天界元老的后代,自然知晓,不可以随意参与凡人命数,何况修炼万年,却还是参与了你历劫中的命数,虽然达到了结果,但是他还强取生灵。”

    原来,都是因为自己,都是因为自己才……

    “而你,身为继承性仙物,却思凡不知悔改,神仙本就不能动情,聚阳宫已经是天界开的情欲之门,燕南禧,你不但身份尊贵,还身为正君,纵容你的仙主和下属,在天界引起思凡之风,你们都无法担待!”

    盈盈不知道事情会那么严重,以前只当是初开蒙智,竟然还有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以前是南禧太纵容自己了。

    “聚阳宫宫主,你,不担起责任吗?”

    这声诘问,问的盈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觉得这个女人可怕极了,“我……我…….我”

    燕南禧及时回答“聚阳宫从今会恪守职责,为天下荫水,穷尽仙途。”

    “燕南禧,神仙动情,三届不宁,我不希望以后还出什么意外。”抬手一挥,华光消失在眼前,整个人被威压久压着,一下子抽取了力气,盈盈摊坐在地上,水便没到腰间。

    “起来吧。”

    燕南禧稳稳地抬起盈盈的手臂,“人你也看到了,要不要回聚阳宫,你自己决定。”

    一抬头,盈盈脸上已经挂上了晶莹的泪珠。

    “我真没用,这么久以来……我都被好好保护着”。

    越说越激动,最后泪如雨下。

    燕南禧见惯了世间的悲欢,对于盈盈的眼泪,也只得轻声安慰。

    “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以后好好履行就是,我会监管你的。”

    “那游弋怎么办?”

    “他是斗争失败的产物,就算你下去陪他,他也会选择死亡。”

    “为什么!为什么?”盈盈激动的握住燕南禧的手,眼中的泪流淌的更汹涌,

    “他已经沾染了情欲,一遇弱水,就会消失。”

    “你骗我,那我去告诉他。”

    “盈盈,你别在执迷不悟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后果。”

    “你…….”

    “他消失以后,你还要在人间待到寿终正寝才上来履行你的职责吗?”

    燕南禧的身影猛的随着水牢一起消失,费劲力气睁开眼睛,眼前游弋关切的询问,,自己有没有事,是不是生病了,在两个世界穿梭有一种恍惚感,缓了好一会,急忙抱住游弋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弱水无法可渡了。”

    虽然不知道盈盈是怎么知道的,游弋只好安慰正在哭泣的盈盈。

    盈盈止住了泪,松开游弋,双看着他,“为什么要去送死呢,为了我,就不能不去吗?”

    游弋轻抚盈盈的背,这些天来两人就是真夫妻。

    “盈盈,善有善终,我得完成自己的使命,但是同时,我也不能辜负你的真心,我们的缘分,就到弱水为止,算是我偿还你的。”

    “不要,我不要”又号啕大哭了许久,哭到不行最后觉得累了就沉沉睡过去了。等明日太阳升起,有要面对这一堆现实。